kaya和卿

Lofter是一个人的圣地…

逆旅之人4【盾冬】

Chapter 4


十四岁的Steve开始意识到自己和周围的血族的不同。他无法召唤蓝色的火焰,没有黑色的翅膀,无法使用夜蝶之术和同伴之间交流,更没有血族特有的冷香。他曾偷偷试着学James他们一样喝那种红色的液体来代替自己的晚餐,结果是他整整难受了一个晚上。

 

但是他并不像其他血族一样惧怕阳光,在碧空艳阳之下,他的头发泛着金色的光芒,他的眼眸映衬得更为湛蓝。他在阳光下奔跑,在林间寻找书上说的草药,他也能一个人在无人的森林里练习剑术,累了可以躺着河边睡觉,阳光穿过树林,带着暖意照在脸上,让人感觉无比满足。

 

然而,无论做什么,至始至终都只是他一个人,一个人看朝日初生,一个人等夕阳西下。

 

久而久之,比起大白天在外头,他更乐意呆在城堡里,向自己的血族导师Erskine请教各种血族和猎人的知识,有时候缠着James陪他练习剑术,或者终日呆在城堡的藏书阁里,闷头读书画画。不知道是不是缺乏阳光的关系,他总是显得比同龄的人类男孩要更为瘦弱,然而这并不妨碍他能够很好地掌握剑术,而且加之头脑聪明,James格外地宠溺他,Barns城堡里的族人也都对他很照顾。

 

但是他始终觉得自己好像缺了什么。 

 

现在的James不能够终日陪在他身边,有时候是其他血族来挑衅,有的时候是被长老召唤对抗吸血鬼猎人。每当James穿上铠甲,带着奥斯剑,整装待发之时,Steve总是恨不得自己也能长出一对翅膀。然而他不能,他只能一个人赌气地不断在无人的地方一遍遍挥动剑,又或者在藏书阁不断地涂涂画画。在他的速写本里,他是个有着翅膀和獠牙的血族,他可以和Bucky一起战斗,一起飞翔。他一遍遍回想着Bucky的翅膀,他的笑容,他挥剑的方式,好像那样才是他希望自己成为的样子。

 

Steve变得经常若有所思,常常看着James就发起呆来。

 

“Bucky,你是我父亲么,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我不像你一样能飞又能召唤火焰呢。”于是,在一次在剑术练习结束之后,Steve终于问出了一直憋着的问题。

 

James曾经无数次设想自己应该在怎样的情况下告诉Steve他的身世,他的父母是谁。然而他又始终担心Steve的安全,更不希望他因此而感到难过。

 

他将奥斯剑插回剑鞘,走到Steve面前,他现在已经长到他下巴这么高了,虽然还是瘦的可以,但是已经不是那个可以一把搂在怀里的小孩子了。

 

他微微欠身,和他平视,“Steve,无论发生什么,要记住,即便是没有翅膀和火焰,你也可以成为非常强大的人。”他顿了一下,“没错,我并不是你的父亲,可我一直把你当做至亲来抚养,你父亲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他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把你托付给了我。”

 

James试着微笑,用一种比平时更温柔的声音说道:“如果我不是Steve的父亲,Steve还会喜欢我么。”他灰绿色的眼眸直直的望进那片湛蓝,然而Steve低下了头。看不出是难过还是震惊。

 

“果然....”并不是没有怀疑,但得到答案之后,Steve并不如想象中来的失落。他努力想要去消化这个事实,可无论Bucky是不是他亲生父亲,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无可取代的。

 

于是,他再次抬起头。

 

“对于我来说,你从来就没有变过,以后也不会。”不再是稚气的口吻,承诺般的回答,坚定的眼神,仿佛和James记忆里的某个身影重叠,却又意味着更多。

 

Steve的回答让他一瞬间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承诺,对于一个血族来说,意味太多。人类的生命于他们而言,不过数十个春夏秋冬,彼此立下的誓言,他们却要百年千年地去铭记恪守。

 

夜风吹动了他额前的发,Steve在等待他的回答。

 

James半跪下来,他摘下脖子上Barns家族的黄金十字项链,珍重地挂到Steve的脖子上。

 

“黄金十字于我族而言,有特别的意义。其实血族并不惧怕十字,他早在耶稣出生前就存在于血族的历史里。十一年前,我的父亲休眠的时候,他把他它赐予我,现在我把它给你。”

 

金色的十字在Steve的胸前闪烁,彼时他并不知道James给他的不仅仅是一条项链。它是来自于James所能给予的, 最大的守护。

 

-TBC



评论(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