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a和卿

Lofter是一个人的圣地…

【盾冬】七十年前的来信 - 一发完结

七十年情书之上篇,我胸口碎大石的赶脚。。。哈哈哈

纪翌:


每一个士兵都会在走上战场前为他的家人留些东西,也许是钱,也许是对自己有纪念意义的什么东西,或者是一封信。——引言(图:  )

---------------------

嗨,Steve。


你现在正在睡觉,像往常的夜晚一样,躺在那张转个身就会发出咯吱咯吱声的行军钢架床上,盖着那床绿的像鸡屎一样的行军被——说到这儿我一直很想质问军需处四倍体力四倍责任,难道不需要四倍的军用物资么?但是你却睡得很规矩,很老实。我猜,也许是因为今天的战斗消耗了不少的体力,你睡的很熟,甚至发出了轻轻的鼾声,连我从被子里偷偷爬出来都没有听见。于是我现在坐在那盏为美国队长特供的台灯之下,看着你在灯光下皱起的眉头和额头上细细的纹路,给你写这封信。


刚才我打开台灯时,你突然说,“Bucky,该给炉子加炭了”。我以为是我起床的声音吵醒了你,但你再没有发出其他的声音,只是安静地睡了下去,我意识到你说梦话了,只是我不知道,你梦见的是这顶帐篷里这只做工精良的火炉,还是你也像我一样,梦见了布鲁克林的孤儿院里那只常常被煤灰堵住的煤烟炉。


Steve,我最近常常梦见我们在布鲁克林孤儿院的时候。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比现在矮小的多,脸颊凹陷,手臂和大腿伸出来比捅煤灰的棍子也粗不了多少,在肥肥大大磨到灰白色的裤子里晃来晃去,好像一阵子风就能把你吹走。那个时候,有个名叫Mary的女孩儿被高年级的男生抢了布偶,你帮她出头,被三个大个男生堵在墙角里,一顿痛揍。我隔着几条高年级制服的裤腿,在腿缝间看见你,你手里还攥着Mary的布偶,被揍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被打破了一块皮,嘴上还不服输,说着,欺负女生你们不脸红么,我还没输,再来,再来。


那个时候,我特别好奇,我想你要不然就是喜欢这个女孩儿,要不然就是傻。


谁知道,你傻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变过。


当然,还是有些不同,比如说,你是被不同的人塞在不同的墙角痛揍。


实际上,Steve,从我在孤儿院第一次看见你开始,到现在你变成了六英尺的美国队长,高到我已经开始适应跟你对话时需要抬起头注视着你,结实到我用拳头砸你的胸膛会感到手隐隐发痛,但是你却一直没有变过。童年的时候,你为了一个被抢走布偶的小女孩和比自己高大的学长战斗,入伍的时候,你为了自己的理想和这个社会的偏见和现实战斗,你成了美国队长的时候,为了国家,为了平民,为了你坚持的正义,在枪林弹雨中和德国的军队战斗。


嗨,Steve,你看到是什么构成了Steve Rogers么?


同情心,善良,勇敢,永不放弃。即使当你仍身处那具小小的身体中,这些构成了Steve Rogers的东西也在熠熠发光,像田野中一丛不起眼的野花,即使看上去弱不禁风,却一直在荒原的狂风暴雨中紧紧抓住土壤。终于有一天,当人们说,这片土地怎么被糟蹋地寸草不生了,还有Steve花挥着胳膊喊道,我还在这儿,我还在这儿。


Steve,当你成为美国队长时,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你是这样的存在。而对于我来说,你一直是这样的存在。


当你对别人谈起我时,你偶尔会说,“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还有Bucky。”然而,Steve,只有我心知肚明,不是我留在你身边,而是我被你的温度吸引,不舍拔足离开的。我常常对你唠叨,Steve,挨打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知道跑呢,Steve,你为什么一定要参军不能做点别的工作呢,Steve,你为什么要单枪匹马地冲进那个基地呢。我焦虑地不得了,简直恨不得像我们家那个傻保姆一样,恨不得追在你屁股后面跑。我一边为你着急,又忍不住对自己说,算了,这就是Steve Rogers,如果连Steve都不犯傻,这个世界该多么无趣啊。


别笑我嘛,我听到你现在心里正在嘀咕的话喽,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就像一个你总是嘲笑的青春期的孩子王,一面挑剔别的孩子破坏了游戏规则,一面又会跟在你身后,睁大眼睛屏住呼吸看着你所经历的一切,悄悄地在心里感叹,原来这个世界还有如此值得珍惜的一面,比如勇气,比如坚持,比如爱。


然后,你救了我。


当我被拴在Hydra实验室的那张实验床上,只能重复地默念那些对我重要的东西,我的名字,我的番号,我的兵阶,我家的地址,还有......还有你的脸。我不停地想起你的脸,你的眼睛,你的笑容。我想起如果我就此死去,我对你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别做傻事,等着我回来。”


嘿,兄弟,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听我的话,我想象着你慌张地拿着一份伪造的文件递给不知哪个州的征兵处的样子,想象着你不知道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对话被摁在死胡同里痛揍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在该死的Hydra的实验室哑然失笑,我真想拽拽我身边那两个无趣的看守士兵,跟他们说,你看,这就是Steve,即使我死了,Steve仍会这样活下去,只要这样的Steve还活着,你们就永远赢不了。


然后我猛然想起,如果我死了,那一天他们将会把沾着我的鲜血的军牌递给你,我想象着你脸上的表情,突然就笑不出来了。我突然意识到,我们太了解对方,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在以后你人生的每个重要时刻,你都会用这样的表情看待着这个世界,在我的葬礼上,在战争胜利的时候,在你结婚的时候,你都会看看你的身边,那本该是你最重要的朋友所站立的地方。而我,即使在想象的世界里,也无法忍受在你的脸上看见这样的表情。


我得活下去。我对自己说,我更加努力地背着我的名字,我的番号......我告诉自己,我得活下去。


Steve,谢谢你救了我。


Steve,你知道当我用机械性的重复和模模糊糊的意识抗争时,你叫着我的名字,用你一贯叫着我的名字时的声音,Bucky,Bucky,然后我睁开眼睛,看见了你的脸。你焦虑地看着我,你的脸和你背后的世界一起变得越来越清晰。


Steve,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你的眼睛依然是Steve Rogers的眼睛,用你一贯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看待着我,你的身体却变得高大结实了。我心中的第一个想法是,哇哦,终于有一天那个人们眼中的你配的上了那个真实的你,你不用再被身体局限,而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我真不知道这个念头,和我活下来了的事实,哪个让我更高兴。


不过说实话,当你变成Captain America后,我还是适应了一段时间的。


你知道,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我总是咱们两个中间比较帅的那一个。James Bachana Barnes穿着他的军装出现在酒馆里,跳一曲激情的探戈,哪个姑娘不会心中一动,恨不得明天就把嫁妆送进Barnes家里去。(Steve,我听见你笑了哦,你也笑的太大声了吧,收一收。)然后我发现,我在姑娘们眼中的位置被你取代了,别笑,这真的需要适应,你知道你和Carter女士讲话的时候,Carter的眼睛紧紧地盯在你身上,就好像这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Bucky中士不存在一样,我当时的心情真是百感交集。


我发现自己渐渐觉得有些酸涩,起初我以为那是因不习惯而产生的嫉妒。嗨嗨,Steve,别误会,这当然不是说,我嫉妒你被姑娘们团团包围,我最好的朋友被这个世界浅薄的视力错过了这么多年,现在人们终于看到了你身上的勇气和坚持,给了你理所应当的追求和关注,我为你感到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因此感到嫉妒?


我感到嫉妒,是因为我发现,那个跟我一起从布鲁克林走出来的小个子男孩儿,不再只属于我一个人。过去只有我一个人站在你的旁边,欣赏你,保护你,为你鼓掌,当你看向我时,我在你的眼睛中只能看到自己。而现在无论我们走到哪儿,整个世界——尤其是那些金发大妞们——都站在你的身旁,我夹杂在人群之中,跟着人群一起喊着你的名字,为你喝彩。我当然为你高兴,只是偶尔,当我在你身边的人群中寻找着自己时,我会感到一点小小的失落,好吧,不只小小的,是无法忽略的失落。


起初我只是有些不知所措,我甚至责怪自己怎么可以对自己最好的朋友有如此心胸狭窄的想法。我试图反省和思考,找到令我苦恼的来源。后来,我终于找到了。


Steve,你一定不知道,我曾经亲过你。我敢用擦一个月的皮鞋打赌,我一定比任何女人都更早地亲过你。


那天我从酒馆回来,跟咆哮突击队的兄弟们多喝了几杯,一路高唱着跑调的曲子,互相推挤着在墙边尿尿,大声喊叫着打倒法西斯的口号,然后他们把我塞进了营房。Steve,作战后你总是睡得很快,我想四倍体力的人大概入睡也比较快,那天也不例外,你甚至没有开灯,穿着制服歪在床上就睡着了。


我哼着乱七八糟的小调,摸着黑在营房里乱走,被你伸出来的脚绊倒了,摔在你的床边,摔的七荤八素,然后我看见了你的脸。


你的脸对着我的方向,离我很近,我甚至能听见你呼吸的声音。Steve,你知道么,你的睫毛很长,随着呼吸微微抖动着,我从来不知道男人睫毛可以这么长,甚至比我遇见的大多数女人都还要长。你睡得很熟,规律的呼吸着,呼出的气体轻轻地落在我的脸上。你的头发是金黄色的,在黑暗中染上了些暗暗的褐色,大概是有发胶,仍然老实地呆在头顶上。你皱了皱眉头,然后喊了我的名字,你在睡梦中说,Bucky。


我突然想起,这也许是第一次我看见熟睡的Steve Rogers喊我的名字。小时候,你住在我家里,我们用很多枕头垒出一个城堡,我在里面睡着了,你拽我的手,说Bucky快起床,上学要迟到了。二十岁出头的时候,我带某个姑娘回家,你在外面砰砰砰地敲我的门,说Bucky,你爸妈要来了,快点躲起来。我躺在Hydra的实验室的时候,你把我扶起来,叫我的名字,说Bucky,Bucky,快醒醒,我来救你了。


我自暴自弃地想,总是Steve,你瞧,总是Steve。然后我俯过身去,吻了你。


Steve,我很抱歉。也许一直以来,你都是用单纯的兄弟的眼睛看着我,也许你会觉得趁你睡着的时候偷偷亲了你简直是对兄弟的背叛。我只能说,如果你真的为此而生气,我充分地理解,并且感到深深的抱歉。


我只是在那个时候突然明白过来,也许我早就已经开始用超越兄弟的眼光追随着你。我一直用小个子Steve没有经历过爱情嘲笑你,情圣Bucky同志却忽略了最一目了然的事实——如果兄弟之情可以没有计较,只有两肋插刀,那么只有那种超越了兄弟之情的感情才会既让人变得更无私,又让人变得更自私,既让人愿意为追随某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放弃一切,又忍不住想要将这个人占为己有。


所以,原谅我,Steve。我怎么可能不爱你,又怎么可能告诉你我爱你?


我们一起长大,彼此了解,我曾经在Zola的实验室里几乎失去了生命,在上帝恩赐的第二次生命中仍然能够看见你,而且能和你一起并肩作战。你曾问我战争结束后想做什么,说实在的,我也没想清楚,好像只要跟你一起就很好。但是如果你一定要我具体描述,我想跟你一起去一次大峡谷,你知道,我一直很想去那儿,看看大峡谷的样子。其他的嘛,也许是回到布鲁克林,继续过着跟你称兄道弟的人生,我也许会看着你娶一个漂亮善良的太太,生几个像你一样有着金黄头发的小男孩,他们围在我的旁边喊我Bucky叔叔,跟我要糖吃,我会把他们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就像六岁的Bucky对六岁的Steve所作的那样。


Steve,你瞧,我希望战争后你能够享受,在成为Captain America之前和之后这世界都亏欠你的,正常的人生。而我会是你的人生中一个必不可少的符号,作为朋友也好,作为兄弟也好,这对我已经足够好了。


但是,如果我提前离开了你,该怎么办?我真想像以前一样说,学会逃跑,别老挨打。但我又比谁都清楚,Steve Rogers永远不可能那样活着。


你记得那个平民女孩儿么,被飞过的弹片击中了心脏,她在你的怀里痉挛着,想说什么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你抱着她,对她说,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会好的。她死后,你坐在那堆轰炸后的废墟上,很久很久都没再说过话,只是在她的遗体被搬走时对着她说,对不起。


Steve,我理解你那时的心情。十二岁那年,你高烧不下的那次,那时我们都太小了,还不理解死亡是什么。但我仍然记得,半夜我坐在你的床边,你闭着眼睛,脸烧的通红,我握着你的手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感受到你的手在我的手中颤抖着,你的喜怒哀乐从那只颤抖的手中慢慢消失,你的生命也从那只手中慢慢消失。从那时起,我便明白了,Steve很重要,保护Steve很重要,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Steve,Steve Rogers之所以能够能为Captain America,不只是因为对他来说,Bucky Barnes很重要,而是因为对他来说,每一个普通的民众都很重要,每一条鲜活的生命都很重要,保护他们很重要,比任何事情,甚至比为Bucky Barnes战死沙场而悲恸都还要重要。


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继续用Captain America的方式活着,保护每一个你能保护的人,阻止每一次你能阻止的战争。如果有一天战争结束了,到了那时,我希望你回到Steve Rogers的人生,如果那个时候你已经忘记了我,请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忘记战争,忘记背叛,忘记伤害,享受属于你自己的生活,如果那个时候你仍然记得我,请带着我那份一起幸福快乐地活着。


好了,Steve,刚才你在床上翻了个身,天快亮了,你也快醒了,我该结束这封信了。明天的任务是阻击Zola的火车,我会在出任务之前把这封信交给Gabe,他会帮我把它和我留给家人的信放在一起。


说真的,Steve,如果我能够许一个愿望,我希望你能够永远不需要看到这封信,因为这说明我一直活着。


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我希望你能够永远不需要回复这封信,因为这说明你已经忘记了我,开始了新的人生。


你的挚友


Bucky Barnes



——————————

这封信和  想要一起送给 @诺诺你个苏苏 的礼物,我们都这么爱你。也是自己写了三个月盾冬的交给自己的作业,尝试着写出自己心中的那个Bucky哥哥。如果你看到了这里,快去催促  赶紧从Steve的视角写回信吧,我也期待着。


评论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