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a和卿

Lofter是一个人的圣地…

霍华德的时间囊2

特别谢谢 @後山阿猴 帮我查了资料,今天战斗力满满呢。


Chapter2

想要顺着这条时间线等下去,就必须找到现在的Steve他们,Bucky考虑片刻后就开始行动并顺道打劫了一户看上去不错的人家,顺手牵羊了一些必要的衣物和现金。

Bucky对40年代纽约的记忆现在还有些模糊,走在大半个世纪前的马路上,他努力地搜寻着Steve和Bucky当时的住处。

他在一个看上去异常熟悉的巷子口停了下来,打量了片刻,他觉得这里要么是Steve当时的住处,要么是他自己的。

他等了片刻便听到了小楼房内传来争执声,便顺着楼房后方的消防梯爬到三楼,刚好透过玻璃窗能看见争执的源头。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在房内,人靠着门口,看上去有些微微发抖,情绪似乎很激动。然后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和一个红发的年轻女子似乎在对另外一个小个子激烈地争执着什么。

 

那个小个子,哦,是的,一头金发,和记忆里的Steve重叠了。

 

于是Bucky便凑近仔细听他们争辩的内容。原来这位叫苏珊的老奶奶似乎碰坏了放在公寓走廊内的花瓶,而彪悍的中年男子和红发的年轻女性似乎是这个公寓的房东,要求老太太进行赔偿。而Steve,还是那个人心肠的Steve,他要求房东能够帮苏珊太太免去一半的赔偿,而他愿意主动承担剩下的另一半费用。那个该死的花瓶居然要价50美金。最后房东同意了Steve的建议,苏珊老太太则不断对Steve道谢。临走时Steve还不忘叮嘱老太太要当心,有需要就告诉住在隔壁的自己。

果然无论在哪个时代里,Steve还是一如既往的老派和绅士。

Steve的房间就在隔壁。简单的几乎没有什么家具,一章简单的床,衣服整齐地地挂在一个简易衣橱里,书桌上摆满了当时战事的时讯报章杂志。

 

就这么隔着窗,Bucky偷偷看着70多年前的Steve,在犹豫老电影般的时代里,瘦弱得让人担心,和现在的Steve完全判若两人,却仿佛深深触动了他内心的某个开关。

 

很快Steve房间外响起了敲门声,Bucky本能地闪身。果然响起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70年前的James Barnes,那个现代的Steve内心渴望再见到的人,以前的Steve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他想要回去却回不去的从前。

“Hi,Steve,我刚刚听说你又拯救了苏珊太太。哪天你能把这种英雄救美在那些年轻的美人儿身上运用得这么自如我保证你一定能得到不少姑娘的芳心。” 调侃的语气,有一点慵懒和漫不经心,属于一个潇洒而自由的灵魂。

Bucky只是站在墙外的消防梯上听着70年前的自己和Steve聊着天,而他只是仰着头,竟然不经意地有些发呆。天气有点阴冷,似乎是初秋的季节了。

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走,他从不会迷茫。而现在,他只是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撑过今后漫长的岁月,他突然很想念Steve,他的Steve。

他要让Steve回家。

一个小时后Steve和James准备出门去看看新征兵处的情况,顺便试试运气。Bucky不确定是不是该跟着他们,毕竟他不想过多地干涉70年前的事情。两个年轻人在出门的时候还碰见了房东,大块头热情地和他们打了招呼。

然而Steve他们还没走多远Bucky就听到那个红发女郎对房东说,“Steve人这么好,这样坑他会不会不太好。”

那个大块头房东只是慢慢吸了口烟,然后把最后一小节烟屁股扔到地上然后用脚捻了捻。“亲爱的,你以为我为什么特地挑Steve回来的时候找那个老太婆理论?其实花瓶早就有点坏了,也不值钱,不过老年人老眼昏花自己也搞不清,但是Steve一定不会袖手旁观。所以我又成全了他的英雄情结,又能给咱们楼里再买个新花瓶,岂不两全其美?”这一男一女在楼梯口看着远去的Steve他们,忍不住大笑起来。

Bucky只是握紧了拳头。默默地从他们身边走过,向着Steve和James的方向跟去。

 

征兵处相当的热闹,挤满了成年男子。招募的海报贴满了征兵处的大门口。

Bucky不着痕迹地拿了份志愿表格跟着他们进了体检处。

不出所料的James得到了A 而Steve被判了F。金发小个子和征兵处的体检关据理力争,最后还是被James强行拖出了征兵处。Bucky只能悄悄跟着他们,中间隔着一段不短不长的距离。

 

Bucky看着James不断地安抚着Steve,拖着他一路走到一家酒吧前,说是进去喝一杯今天所有的倒霉事都能烟消云散,一切明天再来过。

酒吧里到处都是喝的很嗨的男男女女,James拉着Steve走到一张小桌子前,向酒保挥挥手要了两杯白兰地。Bucky挑了个吧台的位置,借着转角正好能看到Steve他们那张桌子,昏暗的灯光和压低的帽檐又能很好地掩护自己。

Steve明显是不太喜欢喝酒的,而James身边很快就来了两三个熟识的女孩和他们聊天,但清一色都坐在他那边,几乎没怎么和Steve搭话。很快James就被姑娘们拉去跳舞,而Steve一个人百无聊赖地看着在舞池里的他们。

 

Bucky仔细地观察着Steve。他从不知道,从前的自己会让Steve有这样的表情。一点崇拜的眼神又带着一点担忧和无奈,但更多的是一种在乎和长时间的专注。Bucky被训练成杀手,可是他亦被要求掌握各种观察目标的本领。他不傻,他明白那种表情中包含着多少情绪。

 

酒吧里此时响起了悠悠的前奏,歌里的女生声音平缓而温暖,整个酒吧的气氛也因此变得沉静。她唱着:

“战事已起,

远方的你是否还记得这里,

姑娘的心如明镜,

只盼望你能荣归故里。

要坚信,

只要心无所惧,

就能披荆斩棘。

世间道路万分坎坷,

只要心无所惧,

就能创造奇迹。”

 

女声悠悠地唱着,歌声舒缓而平静。酒吧灯光昏黄,恋人们相拥慢舞,三三两两有老兵在这里相互干杯,Bucky仰头喝光了被子里的伏特加。

 

在这样不知今天参军明天是否马革裹尸的时代里,多少人渴望和平,而唯有你,Steve,会把这希望和和平带给这个世界。

 

一位酒保走到Steve面前,给了他另一杯白兰地。Steve仰头道谢,“谢谢,不过我没有点酒。”

“是一位先生请的。感觉像个退伍老兵,左手似乎是义肢。他说敬每个渴望报效祖国的人。”酒保解释道,并附上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只要心无所惧,就能创造奇迹。”

 

Steve看着那张纸条急忙问酒保是哪位先生,酒保抬手指着吧台,然而那里早已人去一空。

 

Bucky匆匆离开了酒吧,天色早已暗了,而他需要找个地方安顿下来。Steve的房东似乎是个需要及时修理一下的人,而且应该也能够为自己提供个落脚的地方。

 

Steve回到家里以后,就看见房东先生站在他门口,毕恭毕敬的样子,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点瘀伤。见到自己以后,房东先生表示今天下午的事他很抱歉,苏珊太太年纪大了也不是故意打破花瓶的,所以他打算免去赔偿,而Steve也不需要付那50美金了。说完后房东让Steve早点休息,便匆匆逃走了。

 

不久后James又来了,问Steve怎么先回来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Steve表示只是想早点回来休息,然后他打开窗户,让深秋的风吹进小小的房间,James抱怨有一点冷。

“Hi,Bucky,你知道到吗,Simon先生最后还是免掉了花瓶的赔偿费。”Steve望着外面的星星说道。

“他肯定是心虚。”James躺在床上,似乎有点困了。“Steve....我今天就住你家吧...”。说完便作势翻身准备睡了。

Steve只是望着深蓝的天空,若有所思。

“Bucky,其实我相信人心还是存在着善念的,即使是这个战火硝烟的年代。”

James似乎已经睡着了。

 

忽然地,楼上似乎有人打开了收音机,而悠扬而熟悉的旋律止不住地从打开的窗户里飘出,

“要坚信,

只要心无所惧,

就能披荆斩棘。

世间道路万分坎坷,

只要心无所惧,

就能创造奇迹。”

 

此时,刚刚“不小心”搬到Steve楼上的Bucky靠着窗口,听着女声不断哼唱,轻轻说着:

“是的,Steve,我也相信。”

 

深夜,星空一片璀璨。

 

TBC

 

 

评论(1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