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a和卿

Lofter是一个人的圣地…

霍华德的时间囊 3

设定:在一次复仇者行动中,Steve不慎被时间怪物袭击而消失了。复仇者们无法找到他,最后Bucky决定用霍华德的时间囊回到作战前伏击那个袭击Steve的怪物。不料中途发生故障他竟然回到了1943年,最后Bucky决定设法度过今后漫长的70多年岁月直至等到时间怪物之战来临。。。


Chapter 3

Bucky就这样利用自己新房客的身份和出神入化的跟踪技巧一路跟着Steve从纽约到超级士兵计划的所在地新泽西州。

 

他曾经听70年后的Steve说起过自己是如何遇到Erskine教授并加入血清计划的,一路上他看着Steve从被别的候选大兵欺负到耍小聪明在Paggy面前取下旗子再到不顾自己安危只身抱住那颗假的炸弹,Bucky突然发现这个Steve在他心里开始变得立体而真实。那些从Steve或者复仇者那里听过的,亦或是那些他从未有机会知晓的,还有他一起经历的却被九头蛇夺取去的,用最真实的方式在他面前一一重演。

 

直到Erskine教授被九头蛇的间谍杀害,Steve一路从基地追出到达海港边,期间几次差点被那个杀手逃走,Bucky暗中插手故意制造了点小意外来阻碍对手,在看到Steve最终追了上来后他便继续保持在旁观察按兵不动,毕竟现在的Steve已经强壮到可以一口气跑出四五个街区撞烂几堵墙都不喘一下的地步了。

 

然而这样的Steve最初并没有实现他的报复和理想。最开始的日子里,每一天他都只能在赞助人不断的催促下穿上表演装,被一大群美女包围着在各地表演,他不断鼓励自己要尽力去让那些观众开心从而愿意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大把大把的美钞来支援前线的补给。就这样一天一天,Bucky只是远远地看着Steve表演结束后,躲在后台发呆。有时候他会画画,画那些大兵,画他理想中美国队长该有的样子,更多的时候,他都在画各种回忆里的James Barnes。而Bucky只是默默地在远处看着,什么也不做。

某一天,在Steve画画的本子里,突然落下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只要心无所惧,就能创造奇迹。”

 

Steve突然想起那是某次和James去酒吧,有个陌生的人请自己酒,这张字条就被夹在酒杯下。

 

当时的他心无所惧。而现在,他被困在了这里,离Bucky越来越远。

 

那晚照例表演完毕后Steve回到卸妆间,发现自己的桌子上放着一部有点老旧的留声机,以及一张唱片。旁边有张字条,只有一个叫做“你的影迷”的署名。

Steve把唱片放到留声机上,唱针沿着沟槽缓缓移动, 针尖随沟槽波动而轻微地振动着,然后他听见了那首熟悉的旋律,依旧是舒缓而温柔的女声,在这吵闹的后台化妆间里,有一点格格不入,好像他的心,在整个充满笑声口哨声的剧院里,别无选择,独自吟唱。

 

“战事已起,

远方的你是否还记得这里,

姑娘的心如明镜,

只盼望你能荣归故里。

要坚信,

只要心无所惧,

就能披荆斩棘。

世间道路万分坎坷,

只要心无所惧,

就能创造奇迹。”

 

那晚,Steve带着留声机和唱片回到自己的房间,放了一整晚。

而Bucky则呆在屋外,听着Steve房内传出的曲子,看了一夜的星星。

 

某一天, Paggy来找Steve说捉到一个九头蛇的爪牙,但是最终依然服毒自尽,问他要不要来看一下,当即Steve就跟着她回到总部。处于好奇Bucky也跟了过去。

 

等到Steve他们看完尸离开验尸房后,Bucky便偷偷潜入验尸间。他仔细检查了尸体,皮肤粘膜和血液显示出的异常鲜红色表面对方是死于氰化钾。而骨骼和内脏各方面都显示对方并没有被机械化或者被特别强化。当Bucky在思考着如何通过尸体能推敲出一丝半毫九头蛇的信息时,空旷的房间突然响起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举起你的手,慢慢转过身来。”听动静Steve应该是举着枪并且已经关闭了手枪的保险,随时都能把他的脑袋打碎了。WTF,到底要不要转身。Bucky慢慢举起双手的同时打量了一下最近的出口——自己前面的窗台有近2.5米高,借助面前的陈尸台他能在1秒内夺窗而出。而现在的Steve——最快只要0.025 秒——正常人最快速度的四分之一,就能够扣动扳机把自己干掉。

“我早就发现你在跟踪。再说一次,举起你的手,慢慢转过身来。”Steve稳稳端着枪打量着前面这个扎着头发,身形和现在的自己差不多的入侵者。

Bucky已经举起双手,细微的金属声让Steve撇了眼左边的金属手臂,然后在他面前的这个人缓缓转身,最终在他面前站定。

 

“Buc.......” Steve止不住地睁大了眼睛。

 

此刻Steve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他强迫自己再次打量入侵者的面容。那从十岁起就深深印在脑海里的灰绿色眼眸,带着他不熟悉的平静,深沉得让人觉得陌生。消瘦的脸庞,细细的胡渣,因为变长而扎在脑后的头发,还有那银色的铁手臂。

 

片刻后,Steve慢慢放下了枪。他知道,在他面前的一定是James Barnes,然而那种强烈的违和感让他有觉得在这具熟悉的躯体中装载的是却又是另一个灵魂。

 

他不会认错,是的,如果你连一个人的灵魂都爱得深入骨髓,又怎么会认错。

 

Steve直直地望着面前的这个人:

“告诉我,你是不是他。”

 

在Steve几欲把自己烧穿的眼神中,最终Bucky只是淡淡地说了句:

“我......是你今后一定会遇到的他。”

 

Steve渐渐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端详了Bucky一会儿,然后用几乎是能把冬兵也挤得透不过气的力度拥抱了他。

 

后来Bucky只是选择性地告诉Steve自己来自于很久之后,回到这里只是为了完成一个任务。他觉得这种鬼话却偏偏是现实的矛盾及其地让人感到无奈。没有想到Steve考虑了几分钟以后就选择相信了,用他的话是,自己就是个不可能的现实,如果在很久以后能够发明让人穿越到过去的机器也不足为奇。而且他相信他是James Barnes,只是不是他的那个James。

当Steve问起他的左手是怎么回事的时候,Bucky犹豫了一秒钟,然后他告诉Steve这只是一个意外,不过现在他有了更棒的左手,反而能更好地完成任务。

这之后Bucky还是刻意地和Steve保持着距离,他告诉Steve他不希望扰乱他的生活,而这个世界里,他的James中士终究会回来。

 

直到几个月后Steve决定不顾一切冲到海德拉的大本营去救出107团,Bucky才再次现身。

为了隐瞒身份他刻意戴上了面具,然而还是被火眼金睛的美国队长一眼认出。两个人分工明确,默契十足。Steve在救出大部分兄弟时,Bucky为他摸清了几乎整个实验楼的房间,然后他告诉Steve,他的James中士就在其中的某一间房间里,之后便趁乱混在外面的队伍里和大家一起围剿九头蛇。

 

当最终凯旋后,Bucky只是扛着老式步枪,远远地看着Steve被大家簇拥着,默默地离开了。

 

那晚在小酒吧,在所有人表示愿意追随美国队长而喝得酩酊大醉之后,还算清醒的James和剩下唯一还没喝醉的Gabe拖着一干人先行打道回府。Steve则借故说想再喝一会儿而单独留了下来。

 

酒吧里灯光昏暗,很快走进来一个同样穿着军装,头发随意绑在脑后的男人。他走到美国队长的身边,一声不吭地坐下。而美国队长则将手边一个装着小半杯波本酒的杯子推到了男人面前。男子看了一眼,随手拿起旁边装着白兰地的瓶子往里倒了满杯,然后举起杯子和旁边的美国队长轻轻地碰了下杯。

 

他们就这样一杯接一杯地喝了很久,间或不痛不痒地聊着。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你究竟是来执行什么任务的。我能感觉到其实你一直在我身边。 所以我猜想要么你的任务和我的任务重合,要么我本身就是你的任务。”Steve盯着面前的杯子,慢慢地问道。

“......”Bucky又往自己的杯子倒了点白兰地。“你知道关于任务的事我不能说吧。”

然后Steve转过了头,打量着穿着军装的Bucky,用一种近乎压迫的眼神,声音却温柔得出奇,

“好,那我问一个和任务没关系的问题。”

“什么?”Bucky偏了偏头看着Steve。

 

不知道是灯光太暗还是自己又点喝多,Bucky觉得Steve的眼神有一点伤感,但只是很短的时间,Steve便对他笑了笑,“以后的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什么?”不确定自己是没听清还是什么,Bucky凑了过去。下一秒,Steve便搂住了他的肩膀,然后他的鼻息里就都是Steve的味道了。

 

Steve的唇几乎要贴上他的了,但又堪堪停在了一个很近的距离。那种男性的荷尔蒙混着几种酒的味道,强烈的让人觉得晕眩。Bucky愣住了,而Steve也没有再动。在昏暗的灯光下,Steve眼睛里的蓝深得近黑,长长的睫毛半阖着双眼,他用一种几乎迷醉的眼神看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Steve慢慢拉开了这个距离。“没什么,对不起,我...失态了。”

 

Bucky看着Steve, 然后又不留痕迹地扫了眼周围,最后又看回面前的金发大个子。下一秒,他猛地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用一种大得几乎是磕撞出血的力气把自己的唇贴上了Steve的。

 

酒的味道,混着一点点铁锈味,柔软厚实的双唇,他伸出舌头和他的纠缠。他搂着他的手收紧了,另一只手拖着他的头,很快反守为攻。他们就这样吻了很久,分开的时候嘴角有血。

 

Bucky 擦了擦自己的嘴唇,然后拿起边上的杯子把最后一口酒一口气灌了下去,用一种恨恨的口气说:

“喜欢这感觉么,喜欢就给我好好地去追他!”

 

TBC

(相信我,这是盾冬 = =||||)


评论(2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