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a和卿

Lofter是一个人的圣地…

霍华德的时间囊 4

Chapter 4

Steve 最终没能向他的James表白。他在奇袭佐拉的火车上看着James跌入山谷。

当Paggy离开那个废弃了的酒吧之后,Steve依旧坐在那里。他在等一个人。

“我很......抱歉。”Bucky,那个来自于70年后的,不知何时出现了,倚在酒吧门口看着Steve的背影。

“你今天在火车上,对不对。”Steve语气闷闷的,他又灌了自己一杯,试图想让自己镇定下来。

“是。”可是他什么也不能做。他不能够破坏这个时间链里的任何一个必定要发生的事情。无论结局有多残酷。

“.......”没想到对方承认的这么干脆,Steve一时不知道该说设么。他能说什么呢,抱歉我没有拉住你。为什么你没有告诉过我会这样,不然这一切不会发生。又或者是你为什么不救他。这一切都蠢透了。

 

Bucky走到Steve身边坐下,今天他穿着和James一样的军装,然而过耳的头发,更消瘦的脸颊还有锋利的眼神足以让Steve判断出他是截然不同的Bucky Barnes。最明显的,还是莫过于那个铁手臂。

Steve抹了一把眼睛,他拉起Bucky的左手,此时大部分的手臂都藏在军装之下,只有手掌的部分露在外面。它制作精良,每一根手指都由可以活动的关节组成,摸起来是冰冷的金属,不带一丝温度。Steve的双手握着它,那无机,冰冷,坚硬的触感透过他的温热的手指传递到他的脑中,关节相连处锋利的边缘仿佛要割开他的皮肤,带着最毫无情感的方式在他面前伸展开来。他握着他的手,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到他的皮肤死死扣入那些金属关节的每一个夹缝里,轻轻一搅就能让他皮开肉绽。然后有温热透明的液体从他的眼睛里涌出,一滴,一滴地,落入那冰冷的手掌。他将他的脸贴近那没有温度的掌心里,然后他想到James在火车上伸向他的手,那曲折蜿蜒的掌纹,仿佛游走的图腾,那握枪留下的老茧,一次又一次拉住他的温暖的手。他咬住牙紧闭着眼睛但是那些汹涌的疼痛感不断地从胸腔里蔓延到他的喉咙眼睛鼻口,让他抑制不住地颤抖。他覆着他的手,不出声地痛哭着。

 

Bucky看着Steve,突然觉得有一种苦涩从那支没有生命的左手掌传递开来,顺着他的手臂向上攀爬,进入他的胸口,深深地刺痛了自己。他抬起自己的右手,轻轻地搂着Steve的脖子,轻抚着他的头。

 

“左手,什么也感觉不到的。”他开口才惊觉自己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和沙哑。“但是我还有右手,和你一样的。”和你一样的能够感觉到你滚烫的温度,柔软的发肤。Bucky用他的右手轻轻环住了Steve。“我一直想告诉你,Steve,这不是你的错,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追随你,不论我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最终Steve抬起头,眼睛蓝得前所未有的透彻,这是他第一次仔仔细细地看清这支手臂。“我无数次想过它是怎么来的,也许是受伤截肢,也许是秘密武器。可是我没想过,代价是要我失去Bucky。”外面依旧能听见不断的炮轰声和飞机呼啸而过的声音。Steve站起来直视着Bucky,“告诉我,你有等着我。告诉我,我一定能找到你。”

一瞬间Bucky想要再次用沉默去回答那些他不能回答的问题,然而他无法回避的是Steve炙热的眼神。“Steve,你不会想到我等了你多久。但是,是的,你一定会找到我。”

最后的回答是Steve坚实有力的拥抱。

 

除了James,咆哮突击队剩下所有的人在几天之后就出发前往九头蛇的另一个据点,位于太平洋沿岸的森林。

密林深处,天光不见,瘴气形成的烟雾层层叠叠地阻碍着探索者们挖掘最深处的秘密。

搜索了两天一夜,没有先遣部队,他们作为此时唯一的一支围剿部队并没有太多退路,只能不断前进。Steve在四倍的视力之下继续跟随着密林深处一道不断闪烁引导他前进的信号,带领着其他人向记忆里的据点不断靠近,而在最前方的,是独自一人的Bucky。

最终他们在一片乱树枝堆里发现了隐藏于之后的密门,一道通往地底深处的密道出现在众人面前。处于安全考虑Steve打算先行潜入,余下队伍原地待命。

 

进入据点后,他没有遇到太多的阻碍,在前进了十分钟后到达了一个类似于用于通讯和监视的房间,因为整个房间里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线路以及大大小小的电子屏幕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设备。房间门口和里面七七八八倒了几个人,Bucky早已先行一步到达。此时的Bucky背对着他,似乎在和什么人讲话。当Steve靠近时,他看到屏幕中有一群人围在一个桌子前,其中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人坐在最前面正在说着什么:

“所以我们已经从库罗诺姆身上找到穿越的方法,下一次我们会尽快带你回来。OMG,那是Steve么!?”屏幕里的人在看到进入视频范围内的Steve后发出惊呼。

Bucky快速回头瞥了眼Steve,然后简短地回复视频里的人:“Tony我明白了。通讯完毕。”然后他按动了控制板上的某个按钮,视频里的画面便迅速消失了。

“那是...什么?”Steve盯着视频怔怔地发问。

“我的....我们的....未来同伴。”Bucky转身看着他。

“所以,你...要回去了?”Steve的声音有些发闷。

Bucky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便决定先处理据点里的问题。Bucky比Steve先到达这里,整个据点有价值的东西似乎早已被施密特现行撤走,于是很快Steve便通知后续部队便赶到并拿下了整个区域。

小分队在清缴所有物资之后决定驻扎在林区里。是夜,所有人在点起的篝火边分享罐头,喝着行军壶里的酒。Steve坐在最边上边看着其他人三三两两的说着话边擦着盾 ,很快他便站起来和Gabe他们打了个招呼,一个人沿着溪水走向了密林深处。

 

Bucky坐在一棵盘根的老树下,一点一点用小刀削着树枝。看到Steve走来,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Steve走近,靠着树坐在了他身边。今晚的月光很好,穿过层层迷雾照到两个人身上。Steve望着沉默不语的Bucky干着手上的活,便随手拾起边上的一片叶子放在嘴边,吹起了一阵非常出熟悉的旋律。轻轻的声音透过树叶发出,和记忆里悠悠的女声重合:

“只要心无所惧,

就能披荆斩棘。

世间道路万分坎坷,

只要心无所惧,

就能创造奇迹。”

Bucky停下了手边的动作,似乎是不想打破着细碎的吹奏。他从不知道Steve有这样浪漫的天赋。

林中不时还会有夜啼的鸟声,还有远处溪水的声音,就着月光,让他们仿佛忘记了自己作为战争工具的身份,只是平凡的灵魂,渴求短暂的平和。

当Steve停止了吹奏,Bucky突然忍不住笑起来,他看着Steve,忍不住调侃他。“我以为你只会画画,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本事。我保证如果军营的女孩子...”他没能说完一句完整的话。

 

Steve偏过头吻了他。

 

他的双唇粗糙而温暖,干燥突起的死皮轻轻摩擦着Bucky的唇,柔软的舌头带着不确定地试探温柔地撬开了他的牙齿。带着苦涩的味道,舌苔轻抚过他的口腔上颚,这让觉得有点痒,他忍不住笑了,然后同样用轻柔的力度回应他,唇舌纠缠。他反复用舌头舔过Steve的唇濡湿了那些死皮,而他的双手,一左一右,一冷一热轻轻地环住他,反复抚摸着对方背部的肌肉,自上而下感受着那透过军装传来的滚烫的热度。而Steve则一手托着Bucky的头不断加深着这个吻,一手搂着他的腰,用仿佛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的力度按着他靠向自己。

 

很快在这个吻变得更不可收拾前两个人停了下来。他们额头相互靠着,微微有些气喘,然后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

 

“那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还有那个辣妹,那些人会带你回去对么。”Steve率先开了口。

Bucky嗤嗤地笑了,“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去。”他换了个姿势靠着Steve,“终有一天你会遇到他们,他们会是你最重要的队友。”

“那时候你也会和我一起对么?”Steve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Bucky被他此刻赌气般的语气逗乐了,“其实,后来有段时间我们的关系并不好。我甚至都都没把握你以后还愿不愿意和我一起。”

Steve笑了,他伸手搂着Bucky,手指轻抚他左肩上那个身体与铁手臂相连的部分,“我只能想象那发生在六七十年后,我们都老掉牙了,脾气都倔的不可理喻的时候才会发生。”

Bucky只是觉得心里一滞,他抬起头轻轻吻了Steve,然后看着他,“是啊,那的确是...六七十年后的事了。”

 

TBC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