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a和卿

Lofter是一个人的圣地…

星辰 VP 113 【盾冬】一发完结





银河系 2012 VP 113

 

星际历史记录:

星际年10322年,银河系边缘爆发外星系侵略。

星际年10324年,爆发史上最大规模外星系侵略战争,“阿肯特之战。”

星际年10325年,阿肯特星之战结束。星河战队损过八成,队长Steve Rogers殉职,副队长James Buchanan Barnes 受重伤截肢。

星际年10326年,星河战队前副队长James Buchanan Barnes 康复,正式升为星河战队队长。同年星河战队重新招募组队。

 

※※※※※※

 

 

星际年10328年,银河系边缘,vp113,孤星。由流放者,编号27014看护。

 

这里没有白天和黑夜,不知时间的流逝。天空如同极夜的黑,极度的寂静和没有尽头的孤独等待。

 

如同往常一样,流放者27014第一千一百九十五次按下安全站里的发射按钮,向主星的总部报告一切正常。控制台上的咖啡冒着热气,他透过安全站的玻璃窗,可以看到机器助手尽忠职守地在仓体外测量星球地表温度。在7000万公里外的主星,依旧如同一颗静止悬挂于黑幕上的水晶球,是这寒冷的不毛之地唯一的景致。

 

 

控制台上接收信号的绿灯缓缓亮起,标准的女声播报提示说有信号传入请接收。27014按动接听按钮,自动回复系统里报出他的编号:“这里是星球vp113,守护者27014。”

 

“27014,这里是星河战队队长James Barnes,我们有两艘飞行器受损,需要着陆修复,请打开星球防护罩。Repeat,27014,这里是星河战队队长James Barnes,我们有两艘飞行器需要着陆修复,请打开星球防护罩。”空荡荡的安全站里回荡着来自于主星维护部队,星球战队队长年轻的声音。

 

27014放下冒着热气的咖啡杯,戴好属于流放者的黑色封闭式头罩。打开安全站的大门,走向营地最边缘的巨大控制装置。此时墨水色的夜空中出现了从虫洞中穿梭而来的星河战队,一艘接着一艘,人字形排开向主星返回,它们银灰色的机身在夜空里泛着寒冷的光。按照刚才通话播报的情况,带头的一架战机和左侧尾翼的一架渐渐与主队伍分离,向着vp113靠近。27014使劲拉开控制架的阀门,天空中出现了一次好像融化的玻璃壳,星球防护罩被打开,迎接着缓缓降落的战机。

 

当战机降落后,27014和机器助手站在营地外,看着主星守卫者的战机舱门发出巨大的响声,然后开启。两位星河战队的成员从各自的战机中走下来,走在前面的人拿下头盔,深棕色的短发有些乱。他走到27014面前,扫了眼封闭式头罩上的编号,向他伸右手,“27014,我是主星星河战队的队长James Barnes。这位是Brock Rumlow,我们在巡逻途中受到攻击,在穿越虫洞的时候机身有受损,所以在飞回主星前需要你安全站的机器人为我们修复一下。”说着James瞟了眼站在27014身边的机器助手。按照程序设定,机器助手用电子音回复:“好的Barnes上尉,Rumlow中尉。Vp113守护者愿意效劳。”

 

透过面具,27014扫了眼James的左手,义肢。他没有握住他伸向自己的手,只是点头示意。然后做了个手势表示他们可以跟着自己进到安全站。

 

在巨大的玻璃窗前,James看着机器人进行着焊接工作。修复大概需要几个小时,他们就在安全站里休息。27014为他们两个分别泡了咖啡,James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杯子,喝了一口,颇感意外咖啡的味道居然相当的让人喜欢,“哇哦,我以为安全站的咖啡都是洗碗水的味道。”Rumlow调侃说只有毛头小子才会在意咖啡的味道。James端着咖啡,热气不断从杯子里升腾,他看着外面忙碌的机器人,喃喃道:“是啊,只有毛头小子才会在意。”他瞥见27014看着自己,忙举起杯子笑得眯起眼,“很不错的咖啡。那个,你...不喝一点么?”见对方指指自己的头罩,赶忙道歉,“啊,抱歉,我忘记了,你们的头罩。”流放者,他们不能在人前脱下自己的面具,象征着枷锁。

 

之后的几个小时里,也只有James和Rumlow两个人相互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修复工作很快完成,因为没有特制的相同颜色喷漆,James的战机尾部最终喷成了亮蓝色,Rumlow笑得岔开了气,说像蓝色的金鱼。James打了对方一拳说这个颜色不是挺好看。机器人在一边道歉,James弯腰看着机器人,“没事啊,我觉得这个颜色不错。谢啦,vp113。”

 

临走时James再次向27014伸出手,“为了你的咖啡说不定我还会飞过来的啊。”一句明显的玩笑话,等待着对方的回应。然而27014只是站在原地毫无反应,James略有尴尬地收回了手。

 

战机再次起飞,在融化了的防护罩中冉冉升空,最后进入宇宙向着母星飞去。27014和机器人站在荒芜的安全站前,看着他们消失在视野里。

 

※※※※※※

 

 

星河战队有时也会再飞过vp113星球的上空,那艘蓝色机尾的战机总是排在第一个,特别显眼。偶尔27014和机器人在营地外看着一架架战舰飞过,每次看到James的飞机,机器人总会问他,需要去泡咖啡吗,每当这时候27014只是拍拍机器人的脑洞。James从未如他所说的那样,再回到过这里。

 

母星和外太阳系的生物的之间的战争从未有过间断,大小战事偶尔会爆发在太阳系的边缘。

 

他们的下一次见面发生在阿肯特星人再次穿越了虫洞的那一天。27014如平常一样第一千四百二十二次向母星汇报一切正常,突然他就看到远处虫洞里,阿肯特星人的战舰如同苍蝇一样密密麻麻陆续冲出,向母星呼啸而去。训练有素的星河战队很快便火速赶到,双方之间展开了相当猛烈的交火。

 

那一天vp113星球当空爆炸的战机如同绽放的礼花,一个接一个,爆炸燃起的红黄色火浪在夜空中缓缓延伸,飞散的机甲碎片如礼炮里飘散而出的亮片,飘散在宇宙中成为尘埃。

 

27014在安全站里看着不断和敌人周旋的我方部队,而那艘亮蓝色尾翼的战机不断在爆炸的火花间穿梭,仿佛鬼神般勇猛迅捷。也许是敌人突然发现了James的存在,好几艘阿肯特战机忽然不断围着他的战机,想要将他围困击毙。James不断闪躲,不耐好像彻底被围住了,其他的战机想要从旁靠近来援救,却怎么也绕不进去。

 

只是一瞬间,27014戴上面具就跑出了安全站,他让机器助手帮他打开星球的保护层,然后开着这里唯一的飞行器就冲了出去。机器助手在后面不断警告:“27014,你不能离开星球外围半径300公里,否则飞行器将会坠落。27014,你不能....”

 

谁也不知道这架非军用飞行器是如何绕进包围圈的,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成功对接将那时已接近昏迷的Barnes上尉从机舱里救出来的。当James的战机在飞行器离开20秒后爆炸,星空中的火浪一层又一层,而这架鬼魅般出现的飞行器几乎是擦着火舌的边缘呼啸而出。

 

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艘飞行器飞速绕出战斗圈,间或还很巧妙地躲开几次攻击。

 

最终阿肯特星人暂时撤退了,星河战队损失过半成,James被Rumlow接走。临走的时候,James深深地看了27014一眼。依旧是那个面具,依旧是沉默的告别。

 

 

※※※※※※

 

从那以后,James会有时“碰巧”路过vp113星,顺便到27014的安全站蹭一杯咖啡,又或者只是让小机器助手帮他加加战机的油,每次只是很短暂的停留。

 

James知道作为星河战队,母星守卫队的队长,他不应该过多地和一个流放犯见面。“也许我就是特别喜欢你做的咖啡。”他时常端着冒着热气的咖啡杯,坐在安全站里,即使只是看着外面劳作的机器人发呆,也让他觉得非常自在。其实27014从来不和他说一句话,也从来不回应他,但是他就是知道,在那个沉默的面具下,对方听得到他说什么。

 

“她真美不是吗?”母星散发着淡淡的光晕,温柔地照亮着这个荒芜的星球。James坐在玻璃窗前,看着这颗水色的玻璃球,轻轻地发出感叹。他转头忽然看见27014盯着他的机械手臂。

 

“这个啊,”他晃动着左手,“我曾经差点死了,四年前吧。”James盯着天花板,好像在回忆很久以前的事情,“ 我的...最好的朋友,在阿肯特之战殉职了。而我,失去了一条手臂。”27014转过头,望着窗外,仿佛完全没有听到刚才的话。James看着他,突然开口,“你的驾驶技术很好,如果不是你也许我早已经死了。我可以向上级汇报,让他们撤销你的流放,你可以加入我们。怎么样?”

 

没有任何反应的回复。房间里依旧弥漫着沉默。27014站起身,拿走了James手里的杯子,走向一边,将杯子扔进洗漱池。

 

后来战事和交火爆发的越来越频繁。James来的次数渐渐变少,每一次他来,都带着浓重的疲惫感。他的话越来越少,有时候只是默默喝完一杯咖啡就走,有时候甚至只是站在安全站外望着母星,然后就重新跑回战机飞回空中和别的部队会合。

 

27014从未真正回应过什么,也从未拒绝过James的探访。然而他仿佛就像一个被调试好的闹钟,每天重复着定点汇报,测量,在James到来的日子为他煮一杯咖啡。 仿佛那一天不顾一切开着飞行器救出James的是另一个人。

 

当这块孤星上的唯一守护者第一千四百二十五次按下发射按钮的那天,James穿着便服,开着非军用的飞行器造访了这里。之前,James从不会在非执勤的时候来到这个安全站。James如同往常一样向对方要了咖啡,然后就一个人坐在那里低着头不置一词。27014习惯了沉默,站在一边看着James,仿佛在等对方先开口。

 

“也许,以后不能喝到你的咖啡了。”James的声音毫无起伏,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这个沉默的聆听者,“我们会在下一次阿肯特星人来袭的时候埋伏在虫洞中,用预先安置在战机里的核弹引爆来摧毁他们的战机,所有战机爆炸引起的巨大能量可以让虫洞发生收缩而关闭。”James的左手轻轻刮擦着咖啡杯口的边缘,金属摩擦玻璃发出的撕拉声在房间里游荡,“这是最后的方法,我会是运送核弹的主要战机。一旦成功他们就再也没有机会来到母星。”

 

一旦成功,你也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

 

James的表情有一点悲伤,他仰头喝光了所有的咖啡,他站起来,向着那个沉默的大个子笑了笑,“下一次,出发前我想最后喝一次你的咖啡。希望你不会拒绝我。”27014看着他,最终接过了他手上的杯子,向他点了点头。

 

临走时,James向对方再次伸出了手。27014站着没有动,当James以为对方明显没有想要社交的意愿而有点讪讪地打算收回手时,对方举起左手,James愣了一下,“抱歉啊,我以为你是右撇子。”说着他伸出左手,金属的指关节因为伸展发出细碎的声音。27014握着那支没有温度的手,看着对方笑得温和而友好,依然沉默不语。

 

这几乎是这位流放者所作出过的最多的回应了。

 

 

※※※※※※

 

那一天来得很快,星河战队提前几天在虫洞外布好了防御工事。而作为最重要的王牌飞行员James Barnes在那一天依照约定出现在了vp113的安全站外。

 

James脱下头盔,用联络器对分队的队员说自己20分钟以后就回来。他最后一次站在这个熟悉的地方。很奇怪,对方从来不会对他说一个字,然而那种莫名的安心感却让他成了这里的常客。这个沉默的流放者曾经救过他,不顾自身安危的,所以不知不觉间他觉得自己信任他。Steve死后,他一度认为自己不会再有任何眷顾。然而,咖啡也好,那个笨头笨脑的机器助手也好,这个沉默的朋友也好,这个地方对他而言却有了特殊的意义。

 

最后一次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咖啡,James望着窗外巨大而壮丽的母星,想起四年前的这个时候,Steve和他并肩为了这个家园而战,而最后活下来只有他自己,他觉得好像突然有太多太多的感情要涌向自己。他忽然害怕太多的情绪会干扰自己。

 

他快喝完了咖啡,转过身,对着这个老友想要做最后的告别,忽然感觉头一阵晕眩,他站不稳地瘫坐到了扶手椅上,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咖啡里...什么...”。

 

他勉强抬起头,感觉有汗从额头留下,他咬着舌头强迫自己维持着清醒。他看着27014,那个从来未曾讲过话的,从没将头罩拿下来的人,在他面前站着,然后抬起手,拉开面罩的扣子,缓缓地解开自己的头罩。James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他颤抖着喊出那个曾经让他痛不欲生的名字。

 

“Steve.....”这个在他面前站着的,正是前星河护卫队队长Steve Rogers。

 

James看着Steve蹲了下来,他扶着自己,用沙哑的声音喊着他的名字:“Bucky。”

 

James望着眼前的人,脑子里只有轰鸣声,他发不出声音,“为..为什....”。为什么你没有死,为什么他们说你死了。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为什么。他不懂,他挣扎着要站起来,可是怎么也没有力气,他忽然觉得胸腔里有很多疼痛,逼着他好像要流泪。他回想起他醒过来的时候Fury告诉他Steve阵亡的消息,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快要四年了他还是没有忘记。

 

为什么,Steve!他觉得他不能呼吸了。眼角有眼泪止不住地划过,他努力呼吸,呼吸,可是他好像不知道怎么让空气进入肺里了。

 

Steve抱着他,安抚着他,“Bucky,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他不断地轻抚着他的后背,亲吻着他的头发,希望James能够冷静下来。他抱着James,等到对方安静下来了。

 

有太多的话要说,可是时间又太短,Steve用力地搂着这个自己曾经深爱着的人。

 

他最终开了口,“我很抱歉,Bucky。当时的我做了错误的决定,最后几乎全军覆灭,而你还失去了一条左臂。我不能原谅我自己,军事法庭上宣判我被流放。而我知道你绝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我知道你会来找我,即使那会毁掉你的前途。”Steve看着James的眼泪从眼眶里一滴一滴的落下来,他抬起手为他擦掉眼泪。“原谅我的懦弱,我宁愿你记得我死去也不愿意你面对那时候心如死灰的我。我让Fury他们告诉你我已经死了,哪怕那很痛。对不起,对不起....”Steve把头抵着James的头,握着对方颤抖不已的手。

 

Steve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又多自私,然而四年前看着几乎濒死的恋人,一个个阵亡的战友,他痛恨自己为什么优柔寡断,为什么一味相信自己一定能够胜出。是的,最终胜利了,可是他们付出了巨大而惨痛的代价,最终他被判流放,他选择埋葬自己的余生,选择在这个荒芜的地方打算放逐自己一辈子。

 

James望着他,眼里充满了挣扎和痛苦。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Steve。那种痛苦,你知道我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态接受了这个最终自杀式的任务吗。

 

Steve仿佛感觉到了那种共存般的痛苦。“我从未想过能够得到你的宽恕,也没有想过我会再见到你,我只希望你能活着,活着就会有新的希望。可是你又那样出现了,然后你告诉我你要牺牲自己。我怎么能够...”他哽咽了,“我知道这很残忍,但是我永远希望你能活着,替我活着。”他看见James近乎拼了命地向他摇头,他的James永远都能明白自己的想法。

 

Steve从来都不是沉默不语的,每一次,每一次再见到James的时候,他的内心都充满着矛盾和自责,他渴望再一次触摸对方,拥抱对方,想要再一次和他并肩而战,他知道自己从未真正放弃过。然而,在这个自我牺牲的年代里,James和他都是不自由的,他们没有选择。他们最终都要为了那个守护的誓言而放弃个人的生命。当他知道James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毅然赴死的时候,他知道他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了。那一刻他早已做好了一个决定。

 

Steve站起来,解开James的衣服和自己对换。整个过程里他没有再望向James的眼睛,而James想要用力逃开可是什么也做不了,他近乎绝望地看着Steve最后拉上制服的拉链,然后拿上他的头盔。

 

Steve跪在了James的面前,望着那双因为泪水而透绿透绿的眼眸,用颤抖的手捧住James的头,最后吻了他。

 

这个吻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回忆,被咸湿的泪水浸透,用最后的时刻铭记,成全用我的生命换你的生命的意义。

 

我爱你。

 

当看着战机缓缓升空,飞向虫洞的时候,James坐在控制台前无法控制地哭喊出声,他痛恨自己为什么看着对方就这样再一次出现然后又再一次消失而无能为力。

 

“Bukcy,”空荡荡的安全站里传来Steve从星空中传来的声音。

 

“5”,引爆核弹的倒计时从接收器中传来。

 

 “还记得我们曾经的说过要一起守护母星的誓言么?”我记得,傻瓜,我怎么会忘记。

 

“4”最后的时刻。

 

“所以,要记住,无论是以什么形式, ”是的,无论什么形式。

 

“3,”所有一切已经就位。

 

“我都是和你在一起的。”我们永远在一起。

 

“2”,手放在发射的按钮上。

 

“要记住。”我会记得。

 

“1”再见,我的爱。

 

“我是每一颗星辰。”每一颗。

 

通话器被关闭。

 

0。

 

那是银河系边缘星球vp113当空,最亮的一场烟火。

 

※※※※※※

 

星际13330年,银河系边缘,vp113,孤星。由流放者,编号27015看护。

 

27015第一百二十三次按下汇报按钮,“这里是27015,vp113一切正常。”

 

他会在这里,守护着这颗蓝色的水晶球,在这星辰大海之间。

 

※※※※※※

 

 

 

星际年10310年

 

“Bucky,你的梦想是什么。”

“恩,Steve,你看母星战队多帅啊,我要加入星河战队一起保护母星。”

“好,那我也要加入。”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评论(34)

热度(57)

  1. 小狼崽子kaya和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