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a和卿

Lofter是一个人的圣地…

Something Between Us-Man In Bucky【盾冬二三事】

其实是 @annliu 的脑洞而她本想虐一把,结果写着写着就甜了,我狗尾续貂了最后两句,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个变成一个个小系列。各位看官开心就好。


Man In Bucky


第一次與winter solider重逢時,他這麼對Steve說。然後Steve和同伴們瓦解了九頭蛇的陰謀,拯救了神盾局,並在展覽會上找回了迷茫的winter solider、或者可以稱他Bucky。

而神盾局將他交給Steve負責。

「所以,」Banner博士在辦公室認真的看著他,美國隊長跑來尋求他的幫助:「Barnes中士給你帶來了麻煩?」他問。

Steve看起來有點手足無措,「不,並沒有,他很努力的適應這一切,雖然有點冷漠,但接受的還好,我想……有問題的是我。」

「是什麼?」

Steve尷尬的搔著金髮,「呃……我覺得……他不是Bucky。」他終於說了出口。

「你知道受到了物理改造,他的外型的確變了很多,但我們做了基因測試,感謝你提供的一些舊物,但他的的確確是James Barnes,你口中的Bucky沒錯。」

「不不,我的意思是……他不是Bucky、我指我認識並一起長大的Bucky。」Steve如釋重負的說出口,「我知道他受了很多苦,那些傷痕、還有洗腦,但是他真的變了,我不是說我討厭他,但他或許,不再是我記憶中的那個Bucky了。像是……」他努力找著形容詞,「Tony叫我看的那部電影形容的,穿著Bucky皮的Winter Soldier。」

「Men in Black?」Banner遲疑的反問,「你覺得現在的Bucky被人附身了嗎?」

「他是Bucky,我知道。」Steve絕望的嘆息,「但沒有了記憶和人格,他還是我心中的那個Bucky嗎?我很迷惑。」

「物理上來說,他是的。」Bruce放下筆記本向前傾身,「但我了解你的意思,很多醫生也有過與你同樣的問題,如果沒有了人格與記憶,我們還會是原來的我嗎?」

「那答案是?」

Bruce抱歉的微笑,「現在依然沒有答案,也許也不會有,或許有個簡單的方法你可試試,隊長。」

「是什麼?」

「問你自己的心。」Bruce拍拍他。

然後星期四下午,Steve帶Bucky來到了洋基體育場,今天沒有賽事,他們很容易繞過高聳的圍牆,偷偷潛進看台邊。

「我們來這做什麼?」Bucky不解的問,「這裡沒有一個人。」

「以前,我和我一個朋友,很喜歡偷溜進這裡看草皮和吃熱狗。」Steve從背包拿出兩個大熱狗,「擁有整座球場的感覺不是很棒嗎?」

Bucky懷疑的看著他,拿了那個沒有芥末醬的那一份,「你有點怪,美國隊長。」他批評。

Steve的眼睛黯了下:「難道你不想拿有芥末這份嗎?Bucky,我以為你最喜歡黃芥末配酸黃瓜。」

「不,我討厭那鮮黃色的玩意兒。」Bucky吃了一口,然後驚奇的看著Steve,「你為什麼眼睛裡掉出水來?那叫什麼?眼淚?」

「因為芥末對我來說太辣了,還有,我很想念以前的一個朋友,我真的好想好想他。」

「你可以去找他啊。」Bucky建議。

「可我想他不在了。」

Bucky猶豫的看了他一下與自己的蕃茄醬熱狗,最後強迫式的將那個可怕的芥末換過來,Steve驚訝的問:「你做什麼,Bucky!」

「我覺得你好像很可憐,hell!這黃色真的太辣了!」Bucky鼓著腮幫子咀嚼著,「不過味道還不錯,」他回頭看著Steve,「我想我開始有點了解妳的朋友為什麽喜歡它了。」

Steve捧著對方的蕃茄醬熱狗,突然之間覺得其實他什麽都不在乎了,只要面前這個皺著眉吃著熱狗的男人壹直在他身邊就夠了。


评论(2)

热度(21)

  1. annliukaya和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