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a和卿

Lofter是一个人的圣地…

【盾冬】See You Again (上)

简直是克隆之心的欢脱版…那些要看Bucky后宫的童鞋们使劲给我师妹鼓掌吧XD…她写的比我好多了!

annliu:

給我家師兄準備的故事,但她堅持要寫完手上的老甜餅才肯接


想到她的龜速


只好No man I up了…


有許多bugs或不順的地方請見諒




See you again


 


 




當我們再見已分別經年


我該如何對你


以眼淚以沈默


 


~ 拜倫 "When we are two parted"


 








這明明是一場很簡單的任務,邪神Loki又跑到地球用他的魔法四處引發亂子,最後被復仇者們帶著恨意痛打了一番,讓他哥哥把他五花大綁的送回阿斯嘉德。但他們還是沒有防到Loki的最後一招,冬兵在碰到一個滾在地上的小盒子後,一道邪惡的綠光照射到他的全身。


然後?


然後冬兵被嚇壞的美國隊長拖回復仇者,在Bruce與Jarvis雙重檢查掃描後,確定他的確一切完整,大家才鬆了口氣。


但這口氣還沒鬆完,Bucky的身體抖動了一下,然後他的身影似乎模糊了下,一道影象咕咚從他從他身體跌了出來,復仇者目瞪口呆的盯著那個分裂出來的人──那是Bucky Barnes,或許更正確的說,是成為冬兵之間的那個短髮、愛笑、開朗的James Bucky Barnes,他身上還穿著一身筆挺的中士制服,迷惑的搖著頭,從地上爬起來,困惑地巡視四周,最後眼神定格在美國隊上身上,疑惑的問:「……Steve?」


美國隊長張大了嘴、冬兵瞇著他的眼睛充滿敵意、Stark興奮尖叫著想撲到那個James身上、Natasha與鷹眼拔出了他們的武器挺身保護博士,除了瘋狂的Tony大家都警戒的這個憑空出現的Bucky,而年輕英俊的Barnes中士只是搔搔頭:「我好像喝太多了,Steve,我們現在是在參加化妝舞會嗎?」


冬兵疑惑地看著自己的身體,像是不知道怎麼會像打噴嚏一樣打出了這個人,而其它人開始意識到,他們得面對Loki魔法的威力。 


 


***


 


「在冬兵身上偵測到時空混亂,簡單的說,Loki的魔法在他身上造成了一個蟲洞,不同的是,在某種機率下,各個時間點的Bucky可能會從他身體出來,他成為一扇時間之門。」在拿儀器研究了冬兵與他分裂出來依舊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Barnes中士後,Tony和Bruce才做出了一個猜測,而Steve以一種驚喜看著兩個互瞪的Bucky。


鷹眼收起他的弓,「所以還會有更多的Barnes跑出來?不同時間的?」


「很有可能。」


「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Steve?」年輕英俊的Barnes中士轉頭看看美國隊長,又看向冬兵,「哇……這個人好像我。」他驚訝著想拿手去摸冬兵的臉,卻被他用機械臂打掉了。「這長髮美人好兇。」


「你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嗎?……Barnes?」Steve掩下心中的激動,決定先用姓氏稱呼Bucky,以分辨他們。


「嗯……1944年3月15日?我們剛端掉一個納粹的秘密據點,正在慶祝。」


「不,現在是2013年12月5日,你在紐約的Stark大廈,因為魔法,你穿越了時空。」


「而你居然那麼年輕?這也是超級血清的功勞嗎?」


「不,我因為一些緣故沈睡了很多年。」


「那現在的我呢?還活著嗎?」


全部的人看向默不作聲的冬兵,Tony忍不住搶話:「你活得可好呢。」


「Barnes,你聽我說──」Steve給迷惑的中士簡單的講了下發生的事,在他的目瞪口呆中下了結語:「我真的好高興能再見到你,Bucky。」他最後仍忍不住如此稱呼他最好的朋友。


啪啦一聲,一直安靜的冬兵面無表情的劈壞一張桌子,然後摔門而去。


一會兒之後,Barnes才不確定的反問,「所以那個是我?留著長髮與黑眼圈、還有一條機械臂的冬日戰士?」


「你還少了“美國隊長的男人”這件事。」Tony又插嘴道。


“咕咚”,強悍的JamesBucky Barnes中士直接從椅子上滑倒。


 


***


 


他們把飽受現實與酒精折磨的Barnes留給Bruce照顧,Steve則在Jarvis協助下去尋找另一位 “Bucky”。「Jarvis!」他開口,而AI毋需詢問就給了他答案:「您的房間,隊長。」


當他打開房門時,第一眼看見的就是把自己用棉被裹起來的Bucky。


「Bucky?」他輕聲喚。


沒有回答。


他坐到床沿輕輕推了下那個蠶繭:「Bucky?你不舒服嗎?」


鋼鐵手臂伸出來用力推開Steve探視的右手。


「Bucky,你不高興嗎?」Steve問。


蠶寶寶蠕動了下,悶聲回答:「……我是誰?」


「James BuckyBarnes,冬日戰士,我最好的朋友與最愛的人。」


Bucky終於伸出頭:「那麼“那個人”是誰?」他問,「如果他也是Bucky,那我們誰才是真正的Bucky?」


Steve愣住了,他沒想到會被問這個問題:「……但他就是你啊,Bucky。」他想吻他,卻被迴避了。「我記不起來,」冬兵Bucky說,「那些和你在一起,那些日子,我記不起來,那麼,我還是你的Bucky嗎?」


Steve的大腦有點暈眩,但Bucky是很認真的在問他。「我……你……」他從來沒想過愛的是哪一個Bucky這種事,他以前只有一個Bucky、唯一的Bucky,他看著眼前的愛人,第一次正視了這個問題。


我到底愛的是誰呢?


Bucky彷彿還想再說些什麼,但他突然皺起了眉頭,周圍的空間出現了震動,讓他看起來有些模糊:「Bucky!」Steve慌忙扶住他的肩,「你還好嗎?」


下一刻那種震盪的感覺消失了,而他們的懷抱中間出現了一個棕髮年輕人。


「你們是誰?我在哪兒?」十六歲的James Bucky Barnes用年輕的嗓音憤怒地問:


「Steve呢?你們把他弄去哪兒了!」


 


***


 


年輕的James同學又被帶到了Bruce的實驗室,他中途不停問著問題並試圖逃跑,怒吼著Steve的名字;Barnes中士已經被送去安排好的房間解酒並休息消化完自己穿越時空的問題,Bruce頭疼的看著新來的年輕Bucky,扶了扶眼鏡:「又一個?我覺得自己快要變身了。」


他給James一點鎮定劑,然後世界突然安靜了。


「他很好,很健康,符合一個十六歲年輕人的所有體徵,血壓有點高,過於激動,但休息一下就會很好,我們要告訴他這些混亂的事嗎?」博士問。


「我覺得不用。」接話的是Tony,「我剛聯絡上了Thor,他說這只是個惡作劇魔法,隔二十四小時後把他們一個一個帶到本體這邊,他們就會回到原來的時空了,只是有幾件事我們要注意的:一、來自各個時空的Bucky不可以相互見面;二、在送他們回去前必須將他們的在這的記憶洗掉,前兩者會造成時空混亂什 麼的;三、維持本體冬兵Bucky的心情平和,就不會跑出更多Bucky來。說不定我們可以在小Bucky醒來前就解決這檔事,不過Bucky年少時長得蠻可愛的嘛~」他想去碰碰那張睡著的臉,卻被冬兵不快的打掉手。


「嘿,保持心境平和啊,Bucky。」Tony舉起手退開,表示自己無害。


Steve看著這個James,面孔溫柔:「他多久後會醒來?」他問Bruce。


「大約三小時後,我沒有給他用太重的藥,需要讓他睡到二十四小時送走他嗎?」


「不用,」反而是冬兵說話了,「他醒來說他碰上了政府的秘密實驗,需要他配合,其他什麼都不用說。」說完他大步走出去,而Steve留戀的看了James一眼立即跟了出去。


「嘿!等我!Bucky!」


Steve追上他用手拉住他的右臂:「你到底是怎麼了?」


Bucky古怪的看了他一眼,「我不知道,這一切,都很奇怪。」


Steve試圖說個笑話,「當然,不是每個人都能看到不同時間的自己的。」但Bucky沒笑,反而更加僵硬,「你不覺得很興奮嗎?那麼多的你。」


「他們不是我。」


「什麼?」


「我說,」Bucky轉過身來直視著Steve,「他們不是我,我不記得,或許他們是你記憶中的James BuckyBarnes,但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他們都是你!Bucky!你不該抗拒否認這一切!」


「我沒有記憶!我是冬兵!也許這身體曾屬於Bucky Barnes,但他現在屬於冬兵!也許你找錯了人、也愛錯了人,過了那麼久我才發現你一直透過我在看以前的Bucky!但他不在那兒!這裡只有一無所有的Winter Soldier!」


四周的東西又開始震動,Steve驚覺不對:「鎮靜下來!Bucky!你不能激動的。」


但Bucky不肯停止,將自己的不安與焦慮完全釋放:「你不該將我帶回神盾局、親手照顧我日常起居、告訴我曾是怎麼樣的人、最後甚至說你愛我!Steve Rogers!因為你弄錯了,到頭來你愛的根本不是我!」機械左臂狠狠在牆上砸出了一個大洞,而一個人影穿透Bucky,在地上打了一個滾在角落做出了一個防衛姿勢去抵擋那四濺的磚石,然後抬起頭,驚訝地看著他們:


「Steve?還有我自己?」


 


***


 


Bruce覺得自己需要一隻抑制劑。


「我跟你說要讓他保持平靜的!」當他們匆匆把James移走換進新的中年Bucky時,他幾乎憤怒的面對今晚的第三個Bucky,不得不用從印度學會的呼吸控制自己:「才十五分鐘你們又找來了一個!」看在老天的份上,連Tony、Natasha他們都懶的看新來的Bucky跑去睡覺了好嗎!


Steve羞愧的低著頭,冬兵卻冷酷的轉向斜方拒絕解釋,而新來的中年Bucky有趣的打量他們:「我好像年輕很多,所以這是平行時空?還是時間錯亂什麼?Bruce,你該喝杯茶。」


Bruce絕望的找出茶包:「更糟,上面兩個再加上Loki的魔法。好吧,告訴我,你是什麼時候的Bucky?」


「2033年的Winter Soldier向你問好,博士。」


「請平躺,2033年的Bucky,我們得做一點常規檢查,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一點也不,麻煩你了。」


「終於有人懂得感恩了。」


Steve看著新的Bucky,19年後的他,看起來歲月只在他身上留下了更成熟的痕跡,感謝超級士兵血清。他的頭髮有了一點銀絲,眼睛更深刻了點,變化最大的只有他的氣質,他的Bucky不再沒有人氣,反而混合多一點活潑的性格,像是混合了Barnes中士、他最好的朋友。「Bucky?」他不自覺得呼喊出聲,而兩個Bucky都轉身看他:


「嗯?」「幹嘛?」


冬兵迅速瞪了未來的自己一眼,但卻沒多大火氣,他對這個Bucky感到有些熟悉。


Steve想說些什麼卻被Bruce趕了出去:「別再製造Bucky了,隊長,拜託你,走開!」他只能先離開了實驗室。


反而Bucky留下了一會兒。


「你想問什麼?」年長的Bucky了然的開了口。


「我跟他……在一起嗎?未來?」


「你猜呢?」


兩條鋼鐵左手在空中交錯,擦出了火花。年長冬兵以同樣的力道接住了年輕冬兵的拳頭:「我不會告訴你的,你得自己過了十九年才能知道答案。」


「哼!」Bucky收回了手,轉身離去


 


***


 


本來想回到房間的Steve被Jarvis叫住:「隊長,Barnes中士似乎在十三層迷路了,對我的指導有些慌亂,您可以去協助他嗎?」


所以現在Steve在和Barnes一起喝著Tony的藏酒。


「唉,我想到會見到未來的你,Stevie,雖然你說過了六十九年,但你幾乎沒什麼變。」


「這是超級血清的力量,還有我實際冬眠了許久,Barnes。」


「就是因為你說的飛機那件事?」


「是啊。」


「你在我死後可做了不少事啊,Steve。」


「你沒死,Barnes。」


「你為什麼不叫我Bucky了?


Steve愣了一下,為了什麼呢?因為他不想讓Bucky難過,雖然Barnes也是Bucky,但好像又有點不同。


「我們真的在一起了嗎?老兄,我一直以為我們是哥兒們的。」


沒錯,他們一直是最好的兄弟與搭擋,他不曾對以前軍營的Bucky有過綺念,雖然他們心靈相通,有共同的夢想與願望,就像是對方的影子一樣行事,他是什麼時候開始夢到Bucky?然後愛上他的呢?


好像是他再次找回Bucky,然後陪在他身邊,才感受到一直以來對他如此深沉的愛意的,所以他不愛著以前的Bucky嗎?


「老實說我覺得你挺直的,不是歧視我們,可是Peggy看你的眼神,你也對她似乎有點意思,可是結果居然是我們在一起。」


Steve拿開Barnes手中的酒瓶:「Peggy都已經過世了,而你醉了,Bucky,你喝太多了。」


「嘿!我來的時候我們可在慶祝吶,而且我遇到那麼驚嚇的事情,難道不該喝幾杯壓壓我受驚的神經嗎?」已經爛醉的Bucky還試圖搶回他的酒瓶,「我娶了美國隊長,我回去一定要跟Steve那傢伙說,我和他結婚了,哈哈。」


Steve微笑的看著他睡了過去,將他抱回臥室,可惜他不會記得了,他親愛的Bucky會被洗去這段期間的所有記憶。


他看著那個很久未見的純真面龐,在那額上輕輕落下一個吻。


晚安,Bucky。


還有,好久不見。


 


tbc

评论(2)

热度(70)

  1. kaya和卿annliu 转载了此文字
    简直是克隆之心的欢脱版…那些要看Bucky后宫的童鞋们使劲给我师妹鼓掌吧XD…她写的比我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