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a和卿

Lofter是一个人的圣地…

Near Light & Near You【盾冬】

为师妹 @annliu 的《Hi Bucky, I  am Steve》写得番外, @後山阿猴 他们嚷嚷着说正文虐说要看老冰棍继续谈恋爱,那么久谈恋爱吧。番外写得比正文长我也是累觉不爱了 。。。哦,不,对老冰棍的爱不能停。。药也不能停。。

师妹的正文链接入下:

上篇:http://ep4afwpr.lofter.com/post/1cbbe23f_55dbd5d

下篇:http://ep4afwpr.lofter.com/post/1cbbe23f_5610d73

文里的原创人物就是你想的那个人,没错,以猕猴桃为原型。

And,这文其实私心想虐一下大盾,大家都老虐小鹿怎么行 。。。




Near Light & Near You

Bucky透过狙击枪的瞄准镜准确地秒掉了在场的最后一个劫匪。人质在血液喷溅到她脸上的一瞬间颤抖地跌坐下来,几秒之后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拉起来带到了安全的地方。

 

在场的众人不由地鼓掌,将人质交给奔跑过来的救护人员之后Steve习惯性转身等着搭档从远处走过来给自己一个击掌,之后两人相互默契地走出人群和Nat他们会合。

 

在场的人群里走出一个记者模样的人,他对着他们按动了两下快门便将相机放到了胸前。然后Steve看到Bucky快步走上前,而对方也和边上的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就快步跑过来,Steve看着他们在自己十几米开外碰上然后对方毫不介意地伸手勾住Bucky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Bucky拿下面具和他说着什么然后对方笑得一脸阳光灿烂。

 

Steve的脚步堪堪停在了原地,他看到Bucky和那个男人转过身面向他的方向,对方伸手大方地对着他的方向挥手致意,边上的Bucky嘴角弯出个弧度显得轻松而愉快。接着Steve感觉身边有个人拍了拍自己,他回头看到Nat一脸我什么都明了的表情。

 

“我得说面对他俩你总是一脸被抢了女儿的父亲脸,”Nat甩了甩头发从他身边走过,“或者说是被抢了老婆的怨夫脸。”

 

Steve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Chris,Bucky的新男友,纽约时报的前方记者,此时正和Bucky站在那里等着大家。暗金色的头发,迷人又有型的络腮胡子,健硕的体格和那一双蓝色的眸子,最重要的是他开朗又吸引人的性格,和Bucky形成了完美的互补。

 

对方礼貌地和Nat握了握手,然后拍了拍Steve,“Hi,各位今天也表现得很完美,尤其是Bucky不是吗?”Chris边说边望向Bucky,眼睛里是显而易见的自豪和兴奋。

 

“嘿,Chris,虽然在几百米开外不过我都快被闪瞎了。”Tony的声音适时从对讲机里传来,然后一阵呼啸过后铁人停在了他们身边。“晚上一起在我的Pub庆祝一下?”

 

大家不约而同地笑起来,Bucky看了看Chris,两个人笑着对视然后表示没问题,而Nat说大概她会叫上Clint一起。Tony回头看了看Steve,“Cap,你不会说要回家看老电影吧。”

 

Steve扫了眼大家,眼神晃过Chris勾着Bucky的手,忽然没由来地感到一阵尴尬。“Fine,会来。”

“叫上Sharon,她就在你隔壁嘛。”Nat对他眨了眨眼。

 

Steve摘了头套,没出声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然后他们就四散开。

 

望着Bucky和Chris离开的方向,Steve又回头看了看事发现场,刻意慢下脚步没有跟着他们走。

 

“他这样挺好的不是吗。”Nat抄着手用一种悲天悯人的眼神在旁边看着他。

 

而Steve,什么话也没说。他只是尽全力表现出一个队友该有的样子罢了。

 

※※※※※※

 

Pub那晚很热闹,复联一群人和一些神盾局的同僚都来了。

 

Chris作为Bucky的新男友在一群人并不显得拘束,反而是和很多人侃侃而谈。以一个纽约的实事记者来说,他对神盾局的报道大都客观而真实,并不会加入太多个人主观的意见来刻意引导读者。Chris和Bucky他们最初相识于一场由外星系生物入侵的混乱之中,当时作为现场记者的Chris并没有随人流逃离,而是留下来帮助Steve他们组织一些人自发地疏散人群并救助伤员,当最后结束战斗,Chris站在原地看着拿着蝎式冲锋枪的Bucky,然后朝对方点了个头,“酷~”他当时毫不吝啬地表达出来感叹,而Bucky则斜了他一眼,“不怕死。”当天Tony邀请了所有在场出力的人来到他家的庆功party,而Bucky和Chris更是因为拼酒而醉到不省人事。

 

Chris在那之后很自然地就成为了大家的朋友,而那段日子是Bucky正在上一次失忆病痛的治愈疗程之初。之后大家常常会在现场看到这位“不怕死”的小记者先生,而他和Bucky之间莫名其妙的喝酒比拼更是成为了常事。

 

那时候Bucky已经不再和Steve同住了,为了帮助Bucky恢复Johansson医生建议他搬出去独自生活一段时间。而事实证明Bucky在那之后也一个人恢复得很好,现在想来Steve觉得也许是那是因为Chris的出现。

 

Steve坐在沙发上看着Bucky和Chris在吧台上相互聊天,他们已经不再拼酒了,又或者说Chris总是那个主动投降说认输的人,此时的他们只会相互聊天,有的时候伴随着一些亲昵的小动作。透过人群,四倍的视力让Steve在昏暗的光线下依然把两人之间微小而愉悦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

 

他一口一口地喝着啤酒,嘴里泛着莫名的苦味。

 

他依然记得,那是半年前,某一个任务结束的第二天早晨,那天天气很好,他晨跑完忽然觉得很想去看看Bucky,于是他买了早餐又走了两条街,最后敲响了Bucky新居所的门。出乎他意料的是来开门的不是Bucky,而是系着围裙在做早餐的Chris,而Bucky则坐在沙发里用毛巾擦头发,Chris说昨晚他们喝酒喝得太晚他便留下来住了一晚,今早他们刚刚晨跑完毕并热情地邀请他一起吃早餐。Steve有点懵,他不记得那天自己是怎么坐在Bucky的厨房里和另外两个人一起吃完了那顿早饭,看着他们相互闲聊调侃,看着曾经那个和他一起晨跑的,那个曾经被他照顾得很好的,那个会依赖他的,他的Bucky Barnes,身边已经不再是他了。

 

那天Chris做的早餐很好吃,不比他做的差,而他买来的那些三明治,只是被随意地摆放在了Bucky客厅的桌子上,在他离开之前都没有被再动过。

 

“Cap,介意我坐在你边上吗?”突然的女声把Steve从思绪中拉回来了。Steve抬头,看到Bucky的心理医生Johansson医生,“请。”他挪动了一下让对方坐到了他边上。

 

“Barnes恢复的非常好。”Johansson看了眼桌子上的七八个空瓶,然后顺着Steve的视线方向看到Bucky和Chris。

 

“嗯。”Steve又灌了一口啤酒,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句。他曾经去找过Johansson医生,在Bucky搬出去之后,还有他知道Bucky和Chris在交往的时候。他并没有刻意地提到什么,他只是觉得很烦躁,很...嫉妒。

 

[在每一次抹去他的记忆的时候,你都给了他一次新的人生,而这段人生里是否还会有你,都是你需要冒风险的事情。] 

 

他现在还记得当时金发的心理医生对他说这句话时候的神情,带着一种意味深长的告诫。虽然,最后他们依旧抹去了Bucky的记忆。

 

“Cap,其实在最后那次暗示治疗的时候,Barnes中士问过我一句话。”Steve被Johansson的话引起了注意力,他转过头看着她,而她还是看着吧台的方向。

 

“他说,‘是不是沾满过鲜血的双手不配得到最美好的爱情。’”

 

Steve突然觉得眼眶很热,他低下头,默不作声。而医生也不再言语,只是看着吧台上两个陷入恋情的人,那种美好和温存与她身边这个形单影只的存在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片刻之后Steve对身边的医生说自己喝得有点多想去外面吹吹风。

 

酒吧外的的空气让Steve感到一阵寒意,也冷却了他即将倾覆而出的某些感情。

 

Steve站在酒吧门外看着一对对来往的情侣,看着他们在夜色里搂着彼此,于对方耳畔低语嬉笑。他回忆着曾经他和Bucky在一起的时光,从二战到现代,从失去彼此到重逢,从决定相守再到一次次混乱重启,他和他的维系在不断重来又重来之间悄悄分崩离析。他不知道是不是他已经得到太多了所以不能再奢求在这个世界上于他而言最美好的人了。

 

这时酒吧的门打开了又阖上,里面的音乐和笑声转瞬即逝。有一个人站在了离Steve半米开外的距离。他回头,看见Chris,后者笑着递给了他一小瓶啤酒。

 

两个人各自站着喝着酒,好一会儿都是沉默。

 

"在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拿着枪,掩护着你的后背。那个时候我在想他几乎是我见过的最美丽,最冷静,最强大的存在了。"有一辆车驶过,车灯晃过照亮了两人的脸庞,Chris转头看着Steve,眼神里充满着让人羡慕的幸福和快乐,"无意冒犯,Cap,我想那时候我就开始嫉妒你了。"Steve苦笑了一下灌了一口啤酒,"相信我,那大可不必。"

 

Chris停顿了一下,"我只是希望能得到他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视的人的祝福。"Steve摇了摇头,他转过身直视着Chris,"如今,你才是他最重视的人了。"

 

Chris的眼神一瞬间闪过了一丝苦涩,"不,Steve,你的位置依然无可动摇。他告诉过我很多,那些他依稀记得的和别人告诉他他以为他记得的记忆,关于你们之间的...友情。"酒吧的霓虹灯照在Chris的眼睛里,流光熠熠,他直视着Steve,"我很遗憾我没能参与那些,那些战争那些痛苦的日子,不过从今往后我都会和他一起,我会尽我所能保护他,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永远地,永远不会离开他,"他停了停,呼了口气,"I intend to love him until I die."

 

[ I intend to love you until I die.]

 

那些美好的亲吻,那些最宝贵的时光,那些不得不放手的坚持,那些以为可以相守到最后的爱情,那句我对你诉说的誓言, 现在都被埋藏在只有我一个人记得的内心最深处,永远不会再被问津了。

 

Steve忽然觉得痛苦,如果他可以喝得醉是不是就能不把Chris的话听得字字清晰了,可惜他不可以。

 

"我一直在想,他那么好,可是我却不能帮助他去摆脱那些最痛苦的记忆,"Steve开口,声音带着几可察觉的颤抖,"不过我觉得你做到了,我很高兴,真的,兄弟。"他走到Chris身边,拍着他的肩膀,"别辜负我最好的朋友,我也会照看他的后背的。"然后他对着Chris笑了笑,后者仿佛如释重负,点了点头,"是的Cap。"然后Chris对他行了个不怎么样标准的军礼,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后来他们一起回到酒吧,一左一右地坐到Bucky身边,一个人说着40年代的老笑话,或者另一个人用媒体人特有的犀利嘲讽着现在的政客的混乱私生活,都逗得Bucky哈哈大笑。

 

几个星期后Chris在一次行动结束后在众人面前向Bucky求婚了。在行动中Bucky被一颗子弹打中胸口,所幸防弹衣起到了作用。但是当他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看到一脸惊恐的Chris向他的方向跑来甚至不顾自己的安全,对方拉起他兵荒马乱地检查他有没有事,当发现他完好无损的时候一把搂着了他。当天晚上在Tony和Pepper的帮助下Chris有点颤抖地掏出戒指向Bucky求婚了。他淌着汗,很紧张,他说戒指在他身上放了很久他一直都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只是今天他发现从来没有什么合适的时机,最合适的时间永远都是现在,这辈子他都不愿意和Bucky分开了。Bucky愣了一会儿,在众人以为要没戏的时候他笑着接下了戒指并自动套到了右手。然后口哨声欢呼声此起彼伏。

 

"他比你勇敢多了。"Nat站在Steve身边幽幽地说了一句,就跑上去拥抱了Chris和Bucky。

 

那天Steve很平静,他祝贺了他们,然后在聚会结束之后一个人回家把所有关于Bucky在他家的东西都打包到一个箱子里,之后在凌晨两点走了十几个街口,把东西悄悄放到了Bucky楼下的警卫那里。"请转交给James Barnes,并不要告诉他是谁给他的。"对警卫说完这番话后他一个人回了家并在沙发上坐到了快天亮,然后他为自己煮了咖啡,做了早餐。他想,这是他将来要习惯的生活。

 

再次见到Bucky和Chris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交叠的左右手上闪烁的戒指依然让Steve闷闷不乐但更多的是他为他们在一起的快乐神情感到由衷的高兴。

 

后来偶尔回想起来,Steve觉得那时候是他内心最接近放下这一切的时候。

 

如果一切都安好,如果Chris后来没有在华盛顿的那场大爆炸中丧身,Bucky有可能这辈子就真的只是他的好朋友了。

 

 

※※※※※※

 

那是2017年的1月9号,下午14时22分,整个华盛顿的上空拉响了反恐警报,Chris他们半个团队都在华盛顿参加当时国防部部长的反恐演讲。当演讲结束之后部长的专车在驶出五角大楼的时候发生了爆炸,当场死亡近50人,大部分是记者和专员,而Chris就在其中。

 

Steve记得那天Bucky跑到复仇者大楼找Fury和Tony的时候是赤着脚的,他们一行人在20分钟内上了直升机,Steve坐在Bucky的旁边,在升空后为Bucky包扎了受伤的脚,并告诉他Chris也许不会有事,他只是在华盛顿但不一定在爆炸中。在隆隆的螺旋桨声和呼啸的风声中,最后所有的复仇者都沉默着,Bucky无法用左手感知所以他只是用唇感知着右手戒指的存在。Steve觉得自己的眼睛一刻都不能离开他,以及那枚戒指。Nat和Clint坐在他们的对面,皱着眉看着他们。

 

当直升机进入惠林顿之后, 所有的人都望向那个五边形建筑的地方,当看到黑色的浓烟的时候,Steve只感觉到血液轰隆驰过大脑的声音,他身边的Bucky几乎压抑了自己所有的气息。Steve无意识地握住了Bucky的左手,而那金属锋利的边缘几乎割破他的手掌。飞机没有停稳Bucky就冲了下去,而Steve来不及阻止他也只能和他一起跳了下去。

 

爆炸的现场充满了烧焦味和硝烟味,到处有担架,但更多的是残肢和裹尸布。

 

他们花了3天呆在惠林顿,最后确认了Chris的死讯。

 

 

※※※※※※

 

 

葬礼那天没有阳光,没有雨水,没有风,只有一副空的灵柩。

 

他们看着那副空棺被尘土一点点掩埋,有人在掩面哭泣,有人在低语被埋葬的灵魂是如何的可惜,有人默默祈福希望逝去的人能够去往极乐。而Bucky只是很沉默,没有情绪没有颤抖没有只言片语。Steve站在他的身边,却感觉到每一把被撒入地中的尘土都带着他灵魂深处的某些碎片,一同掩埋了那副胡桃木的棺木。 

 

仪式结束之后,Bucky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墓碑,没有离开。Steve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不知如何开口。

 

最终打破沉默的是Bucky。

 

“我的记忆里,一直有一个人。

 

诚如你们所言,我几乎不记得被九头蛇洗脑的时候或者之前是什么了,在被九头蛇改造的那段日子里,我也曾经常常什么都感觉不到,不饿不痛不累也不会有任何想要的人或者事情,但是我时常能感觉到那个人的存在,在我的记忆里,他是唯一的,不曾改变的。

 

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再后来我接受过神盾局的帮助,曾经一度恢复过记忆,但是后来不知道出现了什么问题,Johansson医生为我做了催眠治疗,我又忘记了很多事,一些不好的感觉。但是只有我知道,那个人还一直存在在我的记忆里。当我逐渐恢复过来以后,那个人却好像变成了一个禁忌。每次我想要和别人提起,总是会有一种感觉,别人会以为我疯了。可是我总是会感受到曾经被他爱过,曾经那个人是如何得重要。有一段时间我在大家面前极力表现出最正常的一面,如Johansson医生告诉我的,学着去想也许那只是每个人心中都会有的臆想,一种投映,或者是一种信仰。

 

这个时候,我遇到了Chris。不可思议的是,他和我心目中的那个人几乎重叠了。你能明白那种感觉吗。”Bucky停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而Steve站在他身后,感到铺天盖地的痛苦。

 

然后又是长久的沉默。

 

Bucky缓缓抬起了头,墓园里有鸟群飞过,羽翼震动的声音由远及近,又不留痕迹地逐渐消失。

 

“他说,直到死他都会爱着我。而现在,他真的死了。”

 

[ I intend to love you until I die.]他到死都爱着你,那么,我呢。

 

最终,Bucky转过身面对着Steve,然而开口的话却像一盆水浇透了Steve的心,“Steve,我已经申请了调离。”

 

Steve不置可否的看着Bucky,他不明白。“这不是你的错,”他向Bucky迈进了一步,直视着对方,“你得好好地面对这些,才能走出来。”

 

Bucky望着他的眼神里已经是心如死灰的淡漠,“Steve,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你一样永远都有这么坚定的信念。”他别开了眼睛,“我或许曾经和机器一样,可是现在不是了。”

 

“那么,”Steve死死地盯着Bucky,咬着牙,“你需要多久时间,我向Fury申请放你假。”

 

Bucky只是摇了摇头,“Steve,早点和Sharon在一起吧,她是个好姑娘。”然后他留下Steve,快步离开了墓园。

 

被留下的Steve一个人又在墓碑前独自站了很久,临走时他最后看了一眼目标上的名字。

 

“Chris,你曾经说你想得到我的祝福,现在我想说,真的抱歉,我想我是没法祝福你们了。但我真心希望在天堂的你能祝福我。”

 

他最终做了一个决定。

 

※※※※※※

 

Steve在近三个小时的航程又加上半小时的私人飞机的搭载之后,终于在Fairlake着陆了。

 

他一落地就感觉到这鬼地方异常的冷,他四下望去只有两座孤零零的猎架和零星两三间屋子,之间相隔的距离另一般人咋舌。

 

而Steve,他只是向送他过来的飞行员简单挥了个手,对方向他致意之后就开着那那架小型私人飞机沿着一条简陋到不行的碎石路呼啸着滑行飞入空中了。

 

目送着飞机在蔚蓝的空中越飞越远直至消失,Steve转身呼了口气,温热的雾气在他身边迅速扩散,伴随着的是冷冽的风穿过他的头发。在他的面前是一片孤独而安静的领土,被白色覆盖,头顶是夹杂着灰色的浅蓝。看着不远处的一组房子,他想,再走几步,他就能见到Bucky了。

 

为他开门的Bucky穿着一件不怎么厚的毛衣,随意的牛仔裤和登山靴,头发已经剪短,看上去比以前瘦了,只是站在门口看着他微笑,脸上的胡渣刮的干干净净让人想到参军前的Bucky。Steve不着痕迹地看了眼Bucky的右手,已经没有了那枚戒指。

 

他们简单的拥抱了一下,然后Bucky为Steve把东西带进了房间。客房很简单,只是一张床外加一副桌椅,在这地方显得格外的冷。

 

“会呆多久?”Bucky带他来到外面的一间屋子,说是客厅,其实也很简单,唯一有生气的是壁炉里跳动的火焰,Steve坐在沙发上,接过Bucky为他倒的一杯热茶。

 

“四五个星期左右。”Steve喝了口茶,Bucky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前面的木桌上有一个简易的信号收发装置,Steve扫了一眼。

 

“好的。Steve,有任何需要的你都可以告诉我。”Bucky微微地向他笑了笑。

 

“Bucky,”Steve放下杯子,看着面前的人,“这几个月,你好吗?”

 

其实我需要的,只是希望你好。

 

Bucky回望着他,眼神里不再是几个月前失去Chris时候的痛苦,取而代之的是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他慢慢地开口,语气是平缓的,“是的,我想我还算挺好的。”

 

Steve有很多话想问Bucky,他想靠近他,想拉着他的手,他想像很久之前一样抱住他。但是他只是把自己按在了沙发上,保持着礼貌的距离。

 

这里只是加拿大的一个备用据点,神盾局以防万一的大后方。然而这里平时却平静得让人觉得乏味。唯一与外界保持联系的方式只是木桌上的那个信号收发器,每天的食物大部分是罐头或者肉干,房间里堆积的书籍看得出来已经被翻阅了无数次。屋外的天气已经有零下十几度,积雪让人寸步难行,每天陪伴他们的日出的晨光,日落的余晖,和满天的星斗。而Bucky却泰然处之地接受了这个天寒地冻的地方,没有一句抱怨,不知是天生的忍耐力还是他刻意对自己的麻木,仿佛生于此地又育于此地。

 

他们每天会去巡山,枯萎的树枝以及积雪踩在地上的感觉会让Steve想到二战的时候他们穿着军棉袄在敌人大营外面伏击的时候或者只是露宿营地时他和Bucky巡逻的时候,那时候的Bucky也是留着这样的短发。

 

每天的食物是各种煮法的豆子或者是罐头肉,单调却并不难以入口,Steve很享受Bucky坐在对面和他一起吃饭的感觉,即便只是偶尔的交流,连相互沉默的时间都让他觉得无比珍贵。

 

晚上的时候他们会在壁炉旁分享一瓶劣质的伏特加酒,Steve会画画或者看书,Bucky会翻阅一些小说或者是保养枪支。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Steve都忘记他所来的目的,他享受着他在他身边的感觉。

 

这是他已经失去太久太久的东西了。

 

某天晚上,他们坐在沙发上喝酒的时候突然不知是谁起了头说起了武器的历史,然后他们就聊到了二战的时候,Bucky好像突然打开了话匣子,他一直问着Steve关于他们曾经二战的时候事情,Steve记得很多,他一一地耐心地向Bucky回忆解释,包括咆哮突击队里的那些朋友,偶尔来军队表演的演唱团的姑娘,甚至说到他们参军前在布鲁克林的熟人。也许是酒精的作用,Bucky说着说着就困了,最后窝着沙发睡着了。Steve为他拿来了厚实的毛毯,将壁炉里的火调得更旺一点,然后他坐在地毯上看着Bucky熟睡的样子,开始画画。

 

没过多久,Steve感觉到Bucky睡得并不踏实。他的手会在睡梦中抽搐一下,然后眉头皱得很紧很紧,他喃喃着Steve听不清的话。Steve放下画笔,坐到靠近沙发的那一边,伸出手附在Bucky的手上,轻抚着他握紧的拳头,直到对方放松下来。然后他就着那个姿势一直坐在沙发边的地板上,看着Bucky,陷入沉思。

 

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第二天当Steve醒来时,天已经蒙蒙亮,他躺在的是他的床上。然后他听见外面有直升机的声音,他当即套了件衣服就跑了出去,而飞机已经飞远,Bucky站在外面拉着最新的补给袋往屋子这边走,Steve跑上前去帮他。寒冷让Steve早已没有了睡意,他看了眼Bucky,对方的眼神略显疲惫,他意识到他昨晚并没有睡很久。

 

当两个人将东西拖进房间之后,Steve随口问了句这是多久的补给。

 

“一个月,每一个月他们都会送一些补给过来。”Bucky开始将东西分门别类。

 

“你还会在这里再呆很久么?”Steve试探的问,眼神却离不开Bucky在忙碌的背影。

 

“恩。”对方只是应声回答他。

 

Steve只是站在那里,盯着Bucky,久久都没能出声。等到对方回过身,疑惑地看着他,Steve只是尴尬地抹了一把脸,说了句我去刷牙就匆匆逃开了。

 

那天巡山的时候Steve跟在Bucky的后面, 望着他一深一浅的脚步踏在雪地上,有细小的雪片飘落在他的肩头,转瞬即逝便融化成一个小点。

 

“Bucky,”Steve喊住了对方,对方停下了脚步,回头用眼神向他询问什么事,“你昨晚是不是休息得不好...你知道,你可以回去休息一下,我能完成接下去的巡山,我是说,反正也不远了不是吗。”Steve说着,而Bucky只是笑笑,继续向前。

 

“Hi,”Steve全力喊了出来,然后对方停下了,他快步跟上前去走到Bucky的面前。

 

“我说我会巡完下面的部分,你睡得不好就回去休息一下。”Steve担忧地看着Bucky。

 

而对方只是有点好笑地看着他,“Steve,你应该知道我以前可以为了任务一周都不睡吧。所以没什么问题。”

 

“我的意思是现在不是在Hydra的时候了,你可以放轻松一些。”Steve急切地拉住了Bucky。

 

“Steve,可是我依然在待命中。并不是度假。”Bucky回望着他,紧皱着眉头,似乎觉得对方突然有些不可理喻,然后Bucky挣脱了Steve转身继续向前走。

 

Steve看着Bucky独自往前的背影,在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中,他突然意识到他到这里来之后每一天Bucky在他醒来前就已经在做早餐或者劳作,尽管他自问良好的生活习惯让他每天都很早就会醒来,而每一晚他进房间对Bucky说早点休息的时候对方只是坐在沙发上温和地向他笑着说晚安然后继续专注于手上的酒瓶或者书籍。即便有一天半夜他被冻醒了然后起来为自己倒一杯热水的时候,他看到Bucky只是在沙发边上发呆并顺手将壁炉里的火烧得更旺,那时候他对自己说想把屋子里烧得更暖一点再去睡。

 

但他其实并没有。

 

Steve大步向前跑向了Bucky,“Hi,Solider!”他跑到他面前,双手握上了他被雪花打湿的双肩,手心的潮湿不知是汗水还是衣服上的雪水。

 

“多久了?”Steve握紧了手上的力道,声音带着急切,“Chris死后你多久没有好好睡一觉过了。”

 

Bucky皱着眉,看着他,没有任何的回答。风从他们之间刮过,吹动了两个人温柔的额发,Bucky的眼睛带着倦意,Steve看着他脸颊上细密的青色胡渣,觉得没法再放下这个人。

 

然后Bucky抬起手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身上礼貌地松开。

 

“那么Steve,你又打算瞒多久呢,已经快一个月了,你完全没有走的打算。你根本没有带任何的通讯工具过来,你说你来这里是为了临时任务可是你除了每天和我呆在一起你根本没去任何地方。Fury怎么可能会放你一个跑到这里来放无限期的假呢。”Bucky扭过头看着远方,然后又转头看向他,“Steve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因为你。”Steve咬紧牙关,“你是我们不可或缺的队员,我们都需要你。”

 

而我,是最需要你的那个人。不是美国队长,不是复联的Captain,是Steve Rogers。

 

我和你是青梅竹马,我一直爱着你,我告诉你我会爱着你直到我死去。我失去过你,又失而复得,我依旧爱着你,可是你已经无法承受我们的爱了,我放你走走了,我以为你会好,我会好。可是不是这样的,如果没有你,我又怎么还能是完整的我。

 

这次我不会放你走了。

 

那天,最后Steve依旧尊重了Bucky的意见,跟着他完成了后面的巡山工作。回到小屋后,Steve烧了热水推着Bucky进浴房洗了澡,然后在这间隙他又亲自做了晚餐,他他甚至拿出了从纽约那个家里带来的唱片和留声机。

 

待到Bucky出来的时候,他看到一桌子的豆子和熏肉料理,Steve傻里傻气地还点了蜡烛,而房间里放着悠扬的音乐。Bucky一脸看白痴的表情,颤颤悠悠地问Steve你还好吗,是不是发烧了。

 

那天晚上在Steve的一再坚持下Bucky不得不躺到床上去睡觉。Bucky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天花板,然后房间的门开了,Steve拿着沙发垫和被子走了进来。

 

“Steve,你...”Bucky看着对方将被子铺到地板上,然后躺了下来。

 

“没什么,只是挺怀念以前,就是我们在孤儿院的日子。我们会躺在一起聊天,然后能睡得很好。”Steve望着天花板,将手枕在头下,“我怕我今晚睡不好,所以来聊聊。”

 

Steve能感觉到Bucky没睡着,他想着该随便找个什么话题聊聊。

 

“有好几个月了。”Bucky叹了一口气,随后Steve意识到他是在回答自己在树林里的问题。

 

“一开始到这里的时候,我心力憔悴。每晚睡得都是浑浑噩噩,有的时候会梦见Chris,梦见他还活着。有的时候,会梦见另一个人,就像曾经一样。”Bucky停顿了一下,而Steve没有做声,“然后渐渐地,Chris出现得越来越少。有一天晚上,我又梦见了那个人,我感觉到他在我耳边说着什么,可是我怎么也听不清,然后我感觉到他很悲伤,我记得最后他说的是‘Bucky,忘了我。你会更好的。’”

 

Steve吞咽了一下,[“忘了我,你会更好的。”]这是最后一次催眠治疗的时候,他对几近崩溃的Bucky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呢?”他开口问。

 

“然后我醒了,但是一瞬间我想不起Chris是谁,我脑海里只是那个人。”Bucky停了一下,然后他翻了身,面向Steve,“这让我觉得我开始忘记Chris了,可是我不想。”

 

“你觉得愧疚。”Steve静静地开口。

 

“是的,我在想Chris于我而言,曾经如此重要,可是我却开始忘记他了。而那个人,却像梦魇一样,我甚至都不知道他存不存在,却总是如影随形。”

 

“其实,很多事,不是一定都要有个结果的。但是我们终究要往前走。”Steve回过头望着Bucky,两个人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我曾经爱过一个人,我到现在都爱着他。”这次开口的是Steve。

 

Bucky注意到了Steve用的是“他”而非“她”。借着夜灯Steve看到Bucky的神色如常,“我失去过他,很多次,因为一些非常特殊的原因。然后有一次我真的打算放弃了,但是后来我想,如果我还爱着他,为什么要纠结于那些让我们分开的理由,不断地错过呢。我能一次又一次地拯救美国,难道我都不能拯救自己所爱的人吗。”

 

然后他望着Bucky,那双让他一直爱恋不已的蓝绿色眼眸,那个曾经一直在他身边的人,“我很抱歉,曾经有太多次,在他最痛苦的时候我并没有在他身边,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不会再迷茫了。无论如何今后的日子我会和他一起走下去,无论有多难。”

 

然后他们就着看着彼此,谁都没有说话。黄色的光昏黄而温暖,有一丝希望和微妙的感觉在慢慢苏醒。

 

夜灯里的烛火忽然剧烈地跳动了两下,然后熄灭了。黑暗里,他们都没有动,也没有移开目光。

 

“Steve,在我和Chris订婚的第二天,楼下的警卫交给了我一个箱子,”Bucky轻轻开口,Steve想起那是自己在深夜走到Bucky的楼下交还的那个箱子。“警卫并没有说这是谁给我的,但是我在那个里面找到了我的狗牌,还有一张我的照片。照片的背面,写着‘For love of my life ’,而落款的时间是1945年。”

 

黑暗中,不知是谁叹了一口气。

 

“Steve,那个人是你吗?”

※※※※※※

 

一个月以后,他们一起回到了纽约。

 

欢迎Steve的是Fury的冷脸以及Clint和Tony不停地嚷嚷要一个月的Eileens家的起司蛋糕作为他们这两个月替他顶班的酬劳。

 

大家都给了Bucky大大的拥抱,并询问他好不好。

 

看着被众人围住的Bucky,Steve不觉露出了微笑。

 

“你追回他了吗?”Nat一边用手肘撞了一下Steve一边偷笑着问。

 

“没有,不过我想会很快的。”

 

“你担不担心他想起以前的事情,再度崩溃呢。”

 

Steve看着在和Clint说笑的Bucky,转头回答了Nat,

 

“过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我会一直和他在一起的。”

 

 

END

 



评论(10)

热度(56)

  1. 水知寒kaya和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