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a和卿

Lofter是一个人的圣地…

爱情公寓(又名和盾冬同好丧病小伙伴同居的日子)【真人RPS】

这二次元世界里,因为有了我那群能文能武能画能打能吐槽的小伙伴,我才如此欢乐。

情人节之际,为表示我对你们的爱(?),就即兴写了一则小故事。

如有雷同纯属...真人真事。

各位,你们是我的小情人~ 情人节快乐哦!阿和爱大家。

 @annliu  @後山阿猴  @纪翌  @fiddler 婵  @黑色俄羅斯  @Bookends of SameSoul  @icylove384 




爱情公寓(又名和丧病小伙伴同居的日子)【真人RPS】

 

阿和第一次遇到诺诺的时候是在他在牛津读书的日子。

 

那天阿和在牛津的小镇那里溜达,突然听到一阵很悠扬的小提琴声音于是他就好奇地往前走,在人群里他看到一个拉琴的小女孩,阿和就在那里看了一会儿。回去了以后脑子里老是回想着那段旋律,于是他第二天又趁早去了那个地方,果然女孩还在那里。后来阿和就每天早晨都会去听她拉琴。女孩子是个语死早,呛走了很多搭讪的男生,后来阿和还是和她认识了,知道了她叫诺诺。阿和很喜欢诺诺的琴声总是夸她拉得好,可是诺诺好像常常有心事。有一天诺诺告诉阿和她要离开这里了,她会回去自己的故乡,阿和有点伤心,他告诉诺诺她将来一定能够成为一个很了不起的琴手。

 

诺诺走了以后阿和又花了一年完成了学业,然后他也回到了国内。不知怎么的诺诺竟然联系上了他,彼时阿和也正在找住处于是诺诺就把他介绍进了爱情公寓。

 

公寓里住着几个很有意思的人。

 

有个很帅气有型的大叔,外号叫阿猴。据诺诺说阿猴以前在一个叫救国团的黑帮混过很长一段日子,现在金盆洗手每天朝九晚五当了个上班族。阿猴弹了手好吉他,以前在救国团迷倒了了不少姑娘,诺诺是在一次表演里认识了当时来给朋友当吉他伴奏的阿猴。

 

阿猴隔壁住着个会画画会吐槽老是不睡觉的插画师,人称黑总。据说黑总和阿猴以前是竹马竹马的好兄弟,两个人堪称穿开裆裤就拜了把子有我一口就有你一口的好基友。阿和刚来爱情公寓的时候常常看到阿猴在自家房门口抽烟冲外面的姑娘吹口哨,而黑总老是狂拽酷地拎着大包小包采买走进楼里,到自家门口的时候会把其中某个袋子猛地扔给阿猴,然后霸气十足地喊一句:“抽烟看姑娘能管饱哦。”

 

阿猴楼上住着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大胸妹子叫扁扁,扁扁是某个舞团的领舞,业界里小有名气。听扁扁说她以前和诺诺是校友,那会儿自己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舞者,老一个人自得其乐地在舞房跳舞,结果有一天诺诺看见了她的舞蹈表演就直夸她,说将来她一定能成功。她们后来成了好朋友。扁扁后来成了挺有名的舞者,不过爱慕者也众多。阿和刚搬进去那会儿老看见阿猴和扁扁在公寓里调情。每每此时,黑总老是会施施然飘过然后干笑两声。相比起来,诺诺倒是很欣赏黑总的才华,对对方也钦慕有加。

 

当时阿和对照顾自己颇多的诺诺很是喜欢,老是想找借口约对方。一日在厨房洗碗的时候阿和问阿猴追妞秘籍是神码,结果阿猴一脸严肃看着阿和。

 

“阿和,哪有神码秘籍,我都是用心对每一个妹子的。”说完故意压低声音凑到对方身边,“追诺诺呢吧,小子你有所不知,诺诺在外面早就有个叫神码抹(红)茶的相好了,别说哥哥没教你,回头是岸啊。”

 

于是乎这单恋就胎死腹中,白月光成了人家的白蚊帐。

 

后来阿猴有一天早上在大家吃蛋饼喝牛奶打哈切看晨报的时候,说了句公司里有个姑娘叫A子,和家里闹翻了要搬出来住,说是想再爱情公寓落个脚。大家各管各还在抹嘴犯困打包便当,也就纷纷嗯了一声。没成想早上刚说晚上下班的时候就见一个杀气腾腾身高1米80的姑娘黑着个脸坐在公寓的公共厨房里。见到大家斜眼扔了个行李在地上,第一句话就是,“猴子说这里月租1800管吃管住有自动洗衣机,除了隔音差点,夏天蚊子多了点,没门禁没物业费,能带男人回来也能带女人回来,越货杀人收尸自理即可。是不是真的。”

 

大家伙顿时心里滚过500条弹幕。好家伙,够傲娇。蚊子是多,隔音也差,管吃管住那是因为有黑总给阿猴喂着,能带男人能带女人这点我们不知道,杀人越货那是真有待商榷啊姑娘!

 

没曾想诺诺直接走上前,握着对方的手就是一句,“是真的,不过月租得提前三个月一交,烧饭轮流不过不包括我。钱今天带了吗?”

 

A子姑娘眼睛一转,“带了。烧饭不是问题。”

 

诺诺顿时有种见亲人的感觉,“成交。A子姑娘你终于来了,我们心心念念盼着你呢。”

 

自此公寓里有了大厨。

 

此外,阿和的隔壁是传说里神龙见首不见尾,亭亭玉立窈窕淑女可是能徒手杀熊的黑道千金满小姐。可惜满小姐平日里黑道社团公务繁忙,偶尔回来也是大半夜,总是穿着她那真丝睡衣端着牛奶,操着一口东北腔在那和不睡觉的黑总说乡村爱情故事。

 

还有那年纪轻轻,尚在大学读书可是已经是小有名气的X色小说写手阿黄。月入过X万,粉丝众多,虽然大多是宅男可是对她的文狂热程度不亚于邪教组织。可惜阿黄平日里都在学校赶稿子赶毕业论文赶各种死线,也是鲜少露面。

 

某一天,阿和回来的时候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帅小伙,一瞅长得很俊,好像还有外国人血统。对方瞧见阿和掏了公寓门钥匙的时候眼睛一亮,拎着自己的行礼蹭蹭蹭跟了进来。

 

“你...要住宿?”阿和一手托着隔壁超市的关东煮,一手挂着包拿着钥匙想和对方握个手可是腾不出来。

 

小帅哥摇了摇头。此时阿猴穿这个人字拖还有老头衫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阿和下班这么晚啊?”

 

结果小帅哥一下子眼睛亮了,只见他三步并作一步冲到阿猴面前拉着阿猴的老头衫,开口就是,“爸爸!”

 

当下除了小帅哥外的两个人都傻眼了。

 

大半夜,爱情公寓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到场了。

 

“所以说,这个... 小风是吧?”诺诺头绑着洗脸的发箍,一脸严肃地看着那个小帅哥。见对方连连点头,诺诺咳嗽了两声,“千里迢迢从加拿大来到这里投奔他爸,”众人唰唰转头看向阿猴,当事人一脸什么仇什么怨什么仇什么怨地叹了一口气,“各位,我真的...不记得我有这么个儿子了。”然后他转向小风,“你妈,她....”话没讲完,只见小帅哥已经泪眼朦胧,一手拉着他爸(?)的老头衫,“妈妈她很好,只是真的很想你,我长这么大了,她说我该来见见你了。爸爸,我从小就很想你,你收留我吧。”

 

阿猴话没讲完,不得不全咽下肚子了。因为对面整个厨房里的众人全用着一脸“你是人吗怎么能始乱终弃始乱终弃也就算了还不认自己的亲儿子就算不是亲儿子又怎么样他这么可爱帅气你忍心吗”的表情看着他,而敷着面膜的满小姐已经把自己的手腕掰得咯咯直响。

 

阿猴咽了咽口水,“好,收留你。”

 

小风立马抱住阿猴,而众人皆是“阿猴你果然好男人阿猴我没看错你”的表情上来抱了抱这对父子。

 

扁扁一脸我了然地拍了拍阿猴的肩,黑总更是悠悠说了句,阿猴,没想到你果然如小时候我们约定的,睡遍了三大洲啊。A总笑了笑问小风会不会烧饭,而阿和很热情地说要是今晚客房没收拾好小风可以睡我房间。

 

此时,诺诺喊了一声,“小风,房租我不收加币啊。带钱了吗?”

 

小风回头一脸虔诚,“诺诺姐,交了房租我能让我媳妇木石也住进来吗?”

 

众人瞬间安静下来然后看着那对父子,果然青出于蓝胜于蓝。


于是这公寓里的常住用户就这么定下来了,大家也开始了没羞没臊贵圈很乱的同居生活。

TBC(?)

有没有TBC不知,要看还有没有这样的节日让我想写,也要看我这鬼一样的幽默感是不是让人觉得还想看后续 XD.....

评论(6)

热度(11)